第四章媒人来了

第三章这事不地道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意外

山里有女初长成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山里有女初长成,款洽文学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原来是是做媒的,这一下意料老兰头的意料。王婆见老兰头迟疑,急忙说,“兰花花是个好女子,细皮软肉的,像个城里人,又满肚子学问,干农活吧,又脏又重,太只可惜了。只要你她娶了周小刀,立刻不需要干农活。大队里的会计周老二,老塌了,老想出差错,还偷拿队里的王婆见老兰头犹豫,连忙说,。...

山里有女初长成小说-第四章媒人来了全文阅读

原来是说媒的,这一下出乎老兰头的意料。

王婆见老兰头犹豫,连忙说,

“兰花花是个好女子,细皮嫩肉的,像个城里人,又满肚子学问,干农活吧,又脏又重,太可惜了。

只要她嫁给了周小刀,立马不用干农活。

大队里的会计周老二,老糊涂了,老是出错,还偷拿队里的东西。

村民们意见很大,周队长想把他撤掉,让兰花花干,当然,前提是兰花花必须嫁给周小刀。”

“女子大了,就要嫁人哩。只是,这是人生大事。

她婶子,你让俺父女俩商量下,明个给你个准信儿。”

老兰头多长了个心眼,他要和兰花花商量一下。

第二天,兰花花早早地起了床,自己干活不行,要是误了钟点儿,她怕挨批评。

就在兰花花梳头的当儿,老兰头把王婆说媒的事说了出来。

听到有人给自己说媒,兰花花有点害羞,过的真快,原以为自己青春年少,没想到自己却己悄然长大,成了成年人。

提起了周小刀,兰花花记忆犹新,上初中时,他就坐在兰花花的后边。

周小刀上课时只知道趴在课桌上睡觉,下了课又爱捉弄女同学们,不是捉条毛毛虫,扔在女同学的身上,就是放人家的书本。

有次老师点名兰花花回答问题,当她站起来时,周小刀悄悄的把她的板凳挪到了一边。

兰花花回答完问题,一下子坐了个空,结果头磕在桌子上,磕了一个大包。

周小刀这种人,不但引不起兰花花的兴趣,反而令她反感。

“人是有变化的,要不,去看一下试试。”

老兰头劝女儿。

兰花花想了又想,大队会计的职务吸引住了她,毕竟,下地干农活,哪怕最轻的剥花生,都丝毫引不起她的兴趣。

两人见面第二天下午,兰花花正在地里摘花生。

大丑过来说,“兰花花,队里放你半天假,刘小刀从镇上回来了,你俩去对象吧。”

就这样,兰花花回到了家。

没想到,兰花花放了半天假,她的父亲也没有出去放羊,正在牲畜屋里朝外运牛粪。

望着父亲花白的头发,兰花花几乎落了泪。

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即当爹又当妈,把兰花花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多不容易啊。

而今,自己又要嫁为他人妇,离开这个家,唉,父爱为山啊。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兰花花见父亲满头大汗,连忙端了一碗开水走过去。

正在这时,王婆领着周小刀走了进来。

几年不见,变化真大。

原来的周小刀长的像豆芽菜,现在却又高又壮,而且,还留了八字胡。

这令兰花花有点看不惯,像《地道战》里的那个日本鬼子军官猪头三。

周小刀手里提着一盒口酥,走进了牲畜屋。

一股浓重的粪便味扑面而来,周小刀皱了一下眉头,连忙掏出一块雪白的小手绢捂住了鼻子。

老兰头已装好了一板车牛粪,见来了人,连忙朝外拉。

周小刀正站在门口,伸长脖子朝屋里看,见板车过来,连忙闪到了一边。

兰花花帮着父亲,把牛粪拉到了外边。

“这活啊,太脏,赶明儿我让俺爹给你换个好活,不然,当个仓库保管员吧。

那活又干净又轻松,不累人。”

周小刀这话说的挺实诚,说完他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哎,在镇上呆的时间久了,每天出门走的是沥青路,油光油光的,下大雨脚上也不沾一星点泥巴。

这旮旯村里就不同了,一进村,到处灰头土脸的,臭气熏天,像个大粪堆,人活的像个蛆虫。

在这里住着,起码少活十年。”

兰花花听周小刀一说,心里有点反感,老兰头擦了擦手上的牛粪,看在王婆和队长的面子上,点了一下头。

王婆拉着老兰头,坐到了远处的大树下拉家常。

他们的意思是让周小刀和兰花花聊一下天,接触一下。

兰花花不好意思,一扭头,进了牲畜屋。

牲畜屋里有一盏罐头瓶子做的煤油灯,挂在土坯墙上,那一豆昏黄的灯光,来回地摇曳着,映的屋里忽明忽暗。

那驴啊,牛啊,一下子都笼罩在了黑暗的羽翼里,满屋竟是牲畜们咯吱咯吱的嚼草声。

兰花花也隐在了那一豆灯光的暗影里。

周小刀看的呆了,镇上的女孩美丽洒脱,老远就能嗅到一股蛤蜊油味,那种美,是用人工堆砌的美。

而兰花花,仿佛一株大山里的山茶花,清新,自然,是一种天然的美。

周小刀看的呆了,他随手把口酥放在了驴槽旁。

周小刀不知道,这是一头有个性的毛驴,本来,这驴闹腾了一天,正站在那儿打瞌睡。

朦朦胧胧中,它嗅到了一股食物的甜香味儿。

当下,这头驴毫不客气,猛地伸过驴头,张开驴嘴,一口下去,只可惜这盒口酥太小了,还没塞满驴嘴,就被这头贪吃的驴子,嘎巴嘎巴地连纸盒子也吞下了肚子。

周小刀一看大怒,本来想带盒糕点孝敬一下未来的老丈人,留个好印象,没想到却入了驴口。

周小刀取下了墙上挂的鞭子,对着这头灰毛驴就是一鞭子。

周小刀低估了这头驴子的个性,这头毛驴,它的衣食父母,老兰头用鞭子抽的时候,它还英勇地反抗。

而今,被一个陌生人用鞭子抽,它更加恼羞成怒,只见它“呜啊呜啊”仰天长啸一声,出其不意地扭转屁股,猛地扬起后蹄,狠狠地踢向周小刀。

周小刀猝不及防,一下子被踢趴在了驴槽上,一颗洁白的牙齿飞了出去,满嘴吐血。

身为官二代的周小刀何时受过这等侮辱,他气的扬起鞭子,对着这头犟驴一顿猛抽。

雨点般的鞭子落在了驴背上,驴毛乱飞,疼的灰毛驴又蹦又跳。

周小刀毫不客气,一面抽一面骂,

“你丫的,死毛驴,老子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吃你的肉,喝你的驴血,让你有脾气。”

驴可杀,不可辱。

更何况这是一位有个性,刚正不阿,不向强硬势力低头,勇于反抗的灰驴子。

只见这头驴子,被绳子拴在槽上,跑又跑不掉,情急之下,一头撞向了石糟,绳子断了,石糟也倒了,一下子砸在了周小刀的腿上。

周小刀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意外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