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沉思

第三章 审视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谁网住谁

寒门亦锦绣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寒门亦锦绣,款洽文学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西街解家是三进小宅院,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在京城这长安米贵的地方,了算非常很难得。这虽然祖父辈另过时得来的。家中虽然并不大,虽然四处都重新布置的热闹的场面繁荣。最后一进是姐妹两的住处,东边正好晒着太阳,暖那热的,花木旺,西边却什么花木都也没,只在门这还是祖父辈分家时得来的。。...

寒门亦锦绣小说-第四章 沉思全文阅读

西街解家是三进小宅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京城这居大不易的地方,已经算是十分难得。

这还是祖父辈分家时得来的。

家中虽然不大,但是到处都布置的热闹繁荣。

最后一进是姐妹两的住处,东边正好晒着太阳,暖烘烘的,花木旺盛,西边却是什么花木都没有,只在门廊下放了一口大缸,里面游了几尾小鱼。

因为照不到太阳,西边这一半显出一股冷清和阴沉,仿佛是三进的宅子里忽然多出来一座牢笼。

解时雨就住在这牢笼中。

一个丧母长女在后娘手底下讨生活,面子上过得去,内中有多少心酸,只有解时雨自己心里知道。

尤其是解夫人是个绵里针,四周全是她的眼线和帮手,将一个解时雨盯的密不透风。

她年幼的时候不懂,不知吃了多少暗亏,不管她和解时徽谁对谁错,最后受罚的总是她。

等她再长大一点,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明白这家并非是自己的家,在这家里,自己是要讨生活的。

小鹤在外面点炭盆:“二姑娘不是说要来还披风吗,怎么也不见来?她就是个撒谎精,说起谎话来一点也不害臊,姑娘,您的簪子是不是也叫她拿走了?”

解时雨隔着窗户应她:“簪子掉了,不打紧,那是自己买的,没上册的东西。”

小鹤仍觉得簪子是被二姑娘给拿走了,想到就是去上个香的功夫,就失了一根金簪和一件石青灰鼠毛的披风,就气愤不已。

大姑娘连丫头都只有她一个,自己攒点私房钱不容易,二姑娘什么都有,又是丫头又是奶娘的,竟然还要打大姑娘的秋风。

气死了!

她并不知道一件披风如今已经不值一提,她家姑娘正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中,一个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越想越生气,炭又有点潮气,火起的很费劲,小鹤干脆将自己当做个孔武有力的仆妇,冲着东院猛的扇了起来。

烟气沉沉的,由着她这一股狂风卷着,冲入东院。

很快刘妈妈就赶了过来:“死丫头,炭盆怎么在这里扇,二姑娘在咳嗽你不知道吗!熏着二姑娘怎么办,扒了你的皮都不够赔!”

小鹤心想你们二姑娘熏不得,难不成我们姑娘就是铜皮铁骨,熏得了。

她又是狠狠一扇子,扇的刘妈妈烟熏火燎的直流眼泪,然后飞快拎着铜盆两边的圆环,一溜烟进了屋子,“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刘妈妈万万没想到连一个屁大点的小丫头都敢跟她作对,连带着对解时雨的不满,跳起脚来就骂。

“小浪蹄子,你得意什么,不过是个下三滥的货色,还以为自己能攀高枝变凤凰吗,脂油蒙了心了你!下作东西也配做美梦,仔细我告诉夫人去,提脚就把你卖了!”

她这话,明着是骂小鹤,暗地里无非是借机警告解时雨。

在这个家里,解时雨爹不疼娘不爱,自己又没亲戚,连她个下人都不如,还不是想被人搓圆搓扁都行。

她骂完了,屋子里也没什么动静,又想起二姑娘精神不济,说是在文夫人面前进退不得宜,不如大姑娘,便又狠狠在地上啐了一口。

“出风头,痴心妄想。”

小鹤隔着窗户做了个鬼脸,把炭盆拎进了西间。

西间是绣花写字的地方,将门窗一闭,屋后又有一颗极大的樟树,树影沉沉,将这一间屋子彻底笼罩在树荫中。

屋子里也很空荡,桌上的白瓷瓶里插着个鸡毛掸子,就算是装饰了。

小鹤放好还带着烟气的火盆:“姑娘,要熏纸吗?”

解时雨点头,取出一卷作画所用的生绢,三尺斗方大小,先用隔夜茶水反复刷过,等晾干后便挂在烟火之上熏着。

她有一个不能见人的生意,就是仿制古画,大的她还仿不了,专门捡着尺寸小的下手。

尺寸小的仿出来,一张也能卖两百多两银子。

也亏她从前去玉兰巷解家启蒙的时候就留下心眼,看出来女先生身上穿戴绝不是束脩能够供应的,因此一直跟着女先生来往,去年女先生熬坏了眼睛,才教了她。

月例银子只有一两,她缺钱的很。

水月轩的胭脂,细腻光滑,颜色鲜亮,一盒就要二两银子,解时徽有解夫人买,她却是要自己买的。

解时雨将原画小心翼翼取出来,画卷折次数多了,好几处地方带有镜面光,比从前仿造过的都要难,价钱也更高。

画背后还有一层生宣做的托纸,又叫命纸,将这一层纸和原画分离之后,托纸上就会留下一层很淡的痕迹。

只要在这层托纸上以旧墨加工,就能得到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画。

不过这画年月已久,那一层托纸已经非常脆,揭下来的时候要格外小心,不然会碎。

小鹤打开后面窗户,正对着大樟树,又将前面的窗户关紧,自己出去了。

解时雨没有理会,而是取出一把匕首,褪去羊角鞘,开始分离托纸。

手下的活细致熟练,她也开始细细去想寒梅会的事情。

“文世子是个天阉,不可能和门当户对的姑娘结亲,不管是嫡是庶,都有泄露出去的可能,只有小门小户才会任凭拿捏,但是门户太小,也惹人生疑,所以就把主意打到这边来了。”

“侯府不能没有任何理由就来提亲,如此一来,反而会引起世人猜测,那这场寒梅会,就是一场针对我的鸿门宴。”

“如果我是文夫人,会怎么做?毁掉我的清誉,再被文世子正好撞见,不得不娶我,如此一来,所有人都会唾骂我为了高攀不择手段,不要脸。”

“玉兰巷会是帮凶吗?”

她的思绪密密麻麻,宛若盘丝洞,十分缜密,希望能将那天所有出现的可能都想一遍。

没有帮手,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

许久之后,她才忽然想到今天在普陀寺见过的那个年轻人。

他们堂而皇之的在普陀寺中杀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曾掩埋,然而现在却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

这个人,会是谁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谁网住谁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