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的生活

第一章 她与他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审视

寒门亦锦绣小说简介

连载小说寒门亦锦绣是网络作家坠欢可拾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目录寒门亦锦绣精选篇章:一句话,拨云见日。之前所有的疑惑都找到了解释,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开始变得合理,解时雨甚至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原来是这样。她太弱小了,以至于除去自己以外一无所有,甚至很快连...

寒门亦锦绣小说-第二章 她的生活全文阅读

一句话,拨云见日。

之前所有的疑惑都找到了解释,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开始变得合理,解时雨甚至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原来是这样。

她太弱小了,以至于除去自己以外一无所有,甚至很快连自己都要被卖出去,给天阉做妻子,守活寡,背负起生不了孩子的罪名。

未来将是一片灰暗。

她过了好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不想死。”

年轻人站在一片血污中听她说话,姿态挺拔,泰然自若,身上的长袍连一点褶皱都没有,越发显出一种尊贵的气定神闲。

听完之后,他垂眼一笑,似乎在心中谋划了什么:“你要嫁给文郁,我自然不能杀你,送她回去。”

他不再多说,转身就走,山风呼啸而过,将他两只袖子灌满了风,高高扬起。

三个随从大步跟上,很快就消失在解时雨视线中。

留下的一个依旧照着来时的样子,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夹住她,将她扔回了看乌龟的地方。

解时雨惊魂未定,看着水里的乌龟,几乎以为自己做了个梦。

简单将头发一抿,她迎着寒风回到钟楼。

侍女小鹤正焦急的等在那里,见她上来,看她衣裙后面多了好几处泥泞,低声道:“姑娘您......夫人和文夫人还在畅谈呢,连二姑娘都避开了,奴婢没能靠近,不知道她们说了些什么。”

她将披风给解时雨披上。

解时雨点头,心想自己已经知道她们在商量些什么了。

小鹤看着解时雨衣摆下面的血点子,心里又惊又怕,想问,却发现来了人,便岔开了话:“您那件石青灰鼠毛的,叫刘妈妈拿去给二姑娘了,说二姑娘有些伤风,还说这件也不错,哪里不错了,差了起码有十倍的价钱。”

解时雨这才发现身上的披风不是自己来时候穿的。

她凭栏而立,脸上不动声色:“这都是些不重要的事情。”

小鹤气道:“石青灰鼠毛的咱们也只得一件啊。”

她们又不是什么大富之家,这个毛那个毛,少一件也不要紧。

解时雨扯起嘴角笑了一下,不再说话,垂着眼睛往下看。

妹妹解时徽正穿着自己的披风低着头从佛堂穿过,时不时咳嗽一声,躲着人多的地方走,后面跟着她的丫鬟青桔。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妹妹,脸上那一点笑意也退了下去,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有眼睛又黑又亮,是个沉默寡言的偷窥者。

没有人是真正无害的。

很快,张五姑就惊慌失措的出来了。

她环视一眼四周,见解时雨站在钟楼上,低眉敛目,眉心一点红痣,让她的面目多了一点宝相庄严,像是一尊玉刻的观音一般。

解大姑娘花儿似的年纪和样貌,文世子看上她也是有可能的。

解时雨也看见了她,带着小鹤下楼,她的身子挺的笔直,路过张五姑的时候都没有侧目,就这么走了。

张五姑一脚踩住地上一根实心金簪,等解时雨出去之后,才四下张望一番,见确实没有人出现,飞快将簪子捡起,揣在袖中带走了。

没有人知道她们之间的交易,今天的一切就会像是水融入水中,不留下一丝痕迹。

解时雨出去之后,先去了借用的客堂,换上备用的衣服:“把上面的血点子先用茶水搓干净,往后收起来不再穿了,有人问就说茶水污了。”

小鹤见她神情平静,也没有要说的意思,便压下自己心中的疑惑,捻着裙子仔细搓干净。

解时雨对着镜子慢慢梳妆。

她端详自己的面孔,是个浓墨重彩的长相,黑的极黑,白的极白,眉是长眉,眼是凤眼,睫毛浓密的扑出来,遮住了眼中重重黑影。

只是因为不大动弹,缺少一点血色。

她知道自己面目美丽,这美丽对她来说是武器,用的得心应手。

将手心胭脂抹匀,在两颊和嘴唇上轻轻一点,让自己显出几分喜色,再将头发一丝不苟的整理好,插上一根简单的鎏金杏叶簪,如此一来,就成了一个端庄大方又美丽的少女。

将一切打理妥当,她才去了“寒山亭”。

解时徽忍着咳嗽,十分安静的坐着小口喝茶,见了解时雨,连忙站起来,腼腆的叫了一声大姐。

她生的小巧秀气,头上箍着一圈珍珠,映着清凌凌的大眼睛,容长的脸蛋上,眉眼全都是恬静的。

看起来她比解时雨要小了两三岁,可实际上,她只比解时雨小一岁。

解时雨从善如流的挽住她的手:“怎么不进去?刘妈妈不是说你伤风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吹冷风?”

解时徽小声道:“母亲陪着文夫人在解签,我不会说话,怕被文夫人笑话,就借故躲了,大姐,刘妈妈强行拿了你的披风,我拗不过她,等回去了我就给你送过去。”

解时雨笑了笑没说话。

不等她们闲聊,刘妈妈就皮笑肉不笑的过来了。

“大姑娘,您好快的腿脚,叫我一通好找,叫两位长辈等着,这可不是礼数。”

她已经老到面容模糊,只剩下岁月留下来的狠厉和尖酸刻薄。

原本她是解时雨的奶娘,不过解时雨母亲一死,她立刻很有眼色的另投明主,给解时徽做奶娘去了。

老而有威严,她知道解时雨是可以欺负的,因此毫不客气。

“哎哟,您还坐着干什么,快些走啊,这文定侯府可比咱们玉兰巷还要尊贵。”

她上前就要拉扯解时雨。

解时雨满腹心事,没精力再去跟她拉扯,冷笑着打开她的手:“奴才拉扯主子,也不是什么好礼数。”

刘妈妈被噎住,看一眼通红的手背,忍下一口恶气。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一个没娘的野丫头,能横到什么时候去,再忍她一阵,等夫人随便将她嫁了,看她上哪里哭去。

一行人离开寒山亭,前往文夫人暂住的厢房,还没进去,院子门外面就站着两个身强力壮的粗使老妈子。

再往里面走,四个年轻丫鬟正站在外面,屏息以待。

解时徽一见这阵仗,便不由自主抓住了解时雨的胳膊,脸上闪过一丝怯色。

“大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审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