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下凡历劫

第5章 收获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清穿之幼清小说简介

凉城心不凉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清穿之幼清,目前处于连载,款洽文学网已经上架清穿之幼清,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当天晚上,幼清继续进农场收割“快乐”,桑珠却在做梦,梦中她看到幼清踏着五彩祥云由远及近飞来,一身飘逸的白衣,额间坠着一水滴状晶莹剔透的玉石……然后便有一个声音传入她的脑海

清穿之幼清小说-第6章 下凡历劫全文阅读

当天晚上,幼清继续进农场收割“快乐”,桑珠却在做梦,梦中她看到幼清踏着五彩祥云由远及近飞来,一身飘逸的白衣,额间坠着一水滴状晶莹剔透的玉石……

然后便有一个声音传入她的脑海中,告诉她幼清是仙女下凡历劫,拥有很神奇的能力,如今特地选中她做仙女的侍者,日后若看到什么神迹出现都不必惊慌,幼清身份不便同更多人言明,要她慎言慎行,不可将所见异状告知旁人。

等桑珠醒过来的时候,她惊呼着从床上起来:“仙女~”

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

只是梦吗?可是真的好真实。

就在桑珠自我怀疑的时候,她的眼神突然出现了幼清的仙女造型,还对着她笑。

桑珠揉了揉眼睛,仙女还在,用手触碰,碰不到。

“仙女?”

“桑珠,你且谨记日后看到的任何异状不可同旁人说起,可能做到。”

这可是仙女在说话呀!

桑珠立马保证道:“奴婢一定会做到的。”

话罢,幻影便消失不见了。

系统所做之事幼清看在眼里:“系统,还挺会编故事的。”

系统:“这算什么,这么说对她来说是好事,要不然也没办法解释将来突然出现的东西不是,古人迷信,让她知道自己为仙女做事,她会很高兴的。”

幼清想想也是。

不能说出口的真相或许需要一个看似合理的故事去解释。

桑珠再去叫幼清起床的时候,声音比平时轻柔了好多,以前对幼清那是奴才对主子的恭敬,现在对幼清,那是凡人对仙女的膜拜恭敬。

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小主,该起床了,奴婢已经将早膳端回来了。”语气比往日要轻柔许多,生怕吓着幼清似的。

幼清悠悠从床上起来,工作一夜,还是很累,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被桑珠叫醒。

穿衣洗漱,然后草草吃了饭,全程眯着眼睛,所以也就没看到桑珠全程都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看,一边看眼里还闪过激动的神色,那眼神,怎么说呢……就跟狗看到肉骨头的样子,十分火热。

吃完早膳,幼清继续睡过去了,桑珠服侍的更加用心了。

等幼清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中午了,桑珠见床上有了动静,便放下手中的布料,走上前去:“小主,您醒了,奴婢伺候您穿衣。”

幼清穿好了衣裳,简单梳了头,差不多就要吃午膳的时间了。

桑珠一脸兴奋的去膳房去膳。

到了膳房,她开口要了几样符合幼清口味了几道菜,结果问什么什么没有,一次两次了有情可原,可次次都没有,这就不正常了吧!

“公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小主虽然只是答应,但好歹也是个主子,您给个话,膳房有什么吧?”

那公公一脸的不屑道:“桑珠姑娘这脾气可真够暴的,膳房里偶尔缺些食材,也很正常,要怪也只能怪你运气不好,要的都是膳房没有的,也对,要是运气好了,也不至于被分到一个不曾侍寝的答应跟前,膳房今日没别的,只有小白菜和米汤。”

桑珠气坏了,这些人懂什么,小主可是仙女下凡,再也没有比她运气更好的人了。

不知所谓的凡夫俗子们,欺负仙女可是要遭报应的。

“你们可别欺人太甚了。”

那公公嗤笑道:“姑娘这话说的,我可不曾欺负你,可别血口喷人才是,至于小白菜和米汤,你爱要不要。”

桑珠此时真的无能为力,膳房的人有意为难,说不要,小主定要饿肚子的,说要,小白菜和米汤配不上仙女下凡的小主,可又不能让小主饿肚子,毕竟小主是下凡历劫,还是凡人之躯。

“刚才是我不对,说话有些不知轻重了,我们小主大病未愈,太医嘱咐了要好生调养,要不能亏损了身子,还请公公给条活路。”

“桑珠姑娘这话就好听多了,也不是我想为难姑娘,实在是姑娘得罪了人,我也为难不是,要不然这样吧,姑娘自己扇自己两巴掌,这事就过去了。”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听的桑珠脸色涨红,简直欺人太甚,可小主还在饿肚子。

她不能冲动,她若是真跟膳房的公公起了冲突,日后小主的饭菜可就全完了。

不能冲动,权衡利弊,那么就得受下着屈辱。

桑珠当着公公的面扇了自己巴掌,巴掌打在脸上,桑珠的心都在滴血,不算疼,但是着实难堪屈辱。

为了让公公满意,桑珠下手也没留情,做惯了重活的桑珠给自己两巴掌,两颊脸庞瞬间红肿了起来。

公公满意的笑了笑:“姑娘扇的好,既然姑娘这么有诚意,我自然不会再为难姑娘,膳房备用的食材也该送过来了,我这就跟师傅们说一声,将舒答应的午膳准备起来了。”

桑珠忍着眼泪说:“多谢公公。”

“姑娘客气了。”

桑珠带着食盒回去,她一进屋幼清就看到她脸颊两侧红肿的厉害,不等她开口说话,幼清便先开口询问她:“你的脸怎么了?”

语气有些急切,带着关怀。

桑珠被这么一问扛不住了,眼泪瞬间掉落下来。

幼清将桑珠搂进怀里,也才十多岁的孩子。

“谁打你了?”

桑珠哽咽着摇头:“是奴婢自己打的。”

自己打自己,哪有这样的事,定然有什么内情。

“怎么回事?”

桑珠一一道:“奴婢去膳房取膳,膳房的公公故意为难,只愿意给白菜和米汤,仔细一问,才知道是奴婢得罪人了,奴婢也不知道得罪了谁,最后扇了自己两巴掌才取了午膳。”

幼清闻言怒了,欺负她的人。

“过来,我这里还有些能治你伤的膏药,我给你上药。”

仙女给自己上药,桑珠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道:“不、不用,奴婢……奴婢这是小伤,小伤就、就不用上药了。”

幼清反驳:“什么小伤,脸都红肿成这样了,还说是小伤,听我的,先上药。”

幼清将桑珠拉着坐在了床上,她取来了膏药,给她的脸上药。

离仙女那么近,都能感受到呼吸声,桑珠紧张,心里有种甜滋滋的感觉。

上好药,桑珠有些怔楞,沉浸在仙女的美貌当中不可自拔。

幼清道了声:“好了。”

桑珠回神:“好了?”然后慌乱的起身:“奴婢多谢小主。”

幼清道:“你这伤也算是为我伤的,你且记住,日后若是再碰到为难你的人,莫要让自己受伤,先保全自己,一顿午膳而已,没了也不碍事。”

桑珠瞬间感动的要死,从小到大委屈受得多了,还是头一回有人跟她说遇到事先保全自己的。

仙女太好了。

桑珠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小主,您对奴婢太好了。”

幼清笑笑:“我身边只有你,不对你好对谁好,好了,别哭了,一起吃饭吧。”

桑珠擦干眼泪,带着鼻音道:“好,奴婢不哭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