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阿弟

第三章 婚事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证实

雀仙桥小说简介

雀仙桥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完本,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夏侯虞沉默地摩挲手腕上的沉香木佛珠。这是她母亲文宣皇后的遗物,据说是她母亲进宫前她外祖母送的。长时间的盘玩已让佛串的珠子圆润光泽,仿佛裹着一层淡淡的油脂。她想和崔家...

雀仙桥小说-第四章 阿弟全文阅读

夏侯虞沉默地摩挲手腕上的沉香木佛珠。

这是她母亲文宣皇后的遗物,据说是她母亲进宫前她外祖母送的。长时间的盘玩已让佛串的珠子圆润光泽,仿佛裹着一层淡淡的油脂。

她想和崔家结亲,自然是和她舅舅、舅母,以及崔家的家主商量过的。

不管是她舅舅、舅母还是崔家的人,都觉得这是一门极好的亲事,不过碍着卢渊的缘故,在事情没有定下来之前,觉得不宜声张而已。

记忆中,卢渊把自己的侄女领到她阿弟面前时,她阿弟在她的安抚下虽然没有离席,可嗔怒之色已非常的明显,偏偏卢渊还不识趣,非要逼着她阿弟答应不可。

阿弟忍无可忍,索性婉言拒绝了卢渊。

卢渊被扫了面子,没等宴会结束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等到阿弟病倒,昏迷不醒,医工们都说她阿弟很难醒过来时,卢渊却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她和阿弟原本都中意的是崔家的七娘子,卢渊恼羞之下迁怒崔家,在阿弟死后逼着崔家把崔家七娘子送进了道观静修。

没两年,崔家七娘子就病逝了。

而之前被卢渊推到阿弟面前的侄女却很快红妆高嫁。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旧事重演了!

夏侯虞望着天边的晚霞,低声道:“我这次根本就没有准备给阿弟选妇!”

“啊!”崔氏惊讶的望着夏侯虞,欲言又止。

原本他们可是说好了,天子娶崔家娘子为新妇,如今半点风声也没有听到,说变卦就变了卦。

她可怎么向娘家的哥哥嫂嫂交待啊?

夏侯虞徐徐道:“卢渊怎么会放弃这次巩固权力的机会?我不管选谁家的娘子为后,只要是卢渊不满意,他都会从中作梗。与其让别人家的娘子置身于风口浪尖,还不如再等些日子,等我们更有把握了再说。”

这次的上巳节,她不知道卢渊会不会再整出什么妖蛾子来。

她不能容忍她弟弟的婚事成为她和卢渊博弈的战场。

选后的事,完全可以推后几个月,等到她和卢渊分出了胜负再说。

但在此之前,她要先确定一件事。

她到底是在梦中还是重回到了十年前?

夏侯虞握了崔氏的手,细细地向她解释了半晌,这才打消了崔氏的狐疑,让崔氏相信这并不是她想别立皇后的推脱之词后,她送了崔氏出宫,匆匆去了听政殿。

十四岁的天子夏侯有道身着玄色双人对舞鸟兽纹的大袖袍,正伏在案几上读书。

看见夏侯虞进来,他高兴地站了起来,笑吟吟地喊着“阿姐”。

夏侯虞望着眉目清丽,肤色苍白,清瘦羸弱,仿佛蒲公英般单薄,风吹就会飘走似的弟弟,一阵恍惚。

她的弟弟,还活着。

就站在她面前。

眼眸清澈,笑容灿烂。

她泪盈于睫。

夏侯有道却诚惶诚恐,道:“阿姐,您什么了?是不是杜女史又在阿姐面前说了什么?”

杜慧虽然是凤阳殿的女官,可凤阳殿却是文宣皇后的寝宫。

文宣皇后病逝后,夏侯虞继续住在那里。

杜慧不仅服侍过文宣皇后,还服侍过夏侯虞。是看着他们姐弟俩长大的人。

在这个宫里,只有她会这样真切的关心她们,也只有她敢在夏侯虞面前告他的状。

她出嫁之后,杜慧还会不时奉她之命来听政殿看看夏侯有道在做些什么。

夏侯虞忍不住笑了起来,摸了摸阿弟的头。

顺滑的头发,乌黑发亮,掌心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这怎么可能是梦呢?

她一定是回到了从前!

夏侯有道却偏过头去,躲开了姐姐的手,不满地嘟呶道:“我已经长大了,阿姐不可再这样待我了。要是让那些大臣看到,心里肯定觉得我轻浮不稳重,难当大任。”

“好的,好的。”夏侯虞顺从地放下了手,视线却被水光挡住,变得模糊。

她的阿弟,还这么年轻,又听话又懂事,怎么能够没了呢?!

夏侯虞目不转睛地望着弟弟,心中痛楚难当。

夏侯有道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接过侍人捧上来的热茶,亲自端放在了姐姐的面前,不安地笑着陪坐在了她的身边。

夏侯虞忍不住揽住了弟弟的肩膀,温声地问着他的起居。

“有杜女史看着我,阿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夏侯有道笑道,“阿姐今天怎么问起这些事来?”

也不怪他奇怪。

对他而言,他不过几个时辰没有看见到她,对于她而言,却有十年没有看见弟弟了。

夏侯虞努力地收敛着情绪,道:“听说卢淮要为自己的嫡长子求娶弘农,有这事吗?”

“阿姐是怎么知道的?”夏侯有道大吃一惊。

夏侯虞没有说话。

夏侯有道立刻急得团团转,道:“阿姐,你别生气!我已经让人将奏章转送给了大将军,大将军必定会责惩卢刺吏的……”他说着,露出嫌恶的表情,“阿姐你不要担心,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他们卢家以为这天下是他们的不成?一个卢渊已经够不要脸的了,那个卢淮更是不知廉耻……我忍卢渊是敬他曾经帮过我,他卢淮算个什么东西?”

卢淮是卢渊的胞弟,任扬州刺史。

弘农是她出生三天就夭逝的胞妹,夏侯有道继位后,追封为“弘农悼公主”。

卢淮的嫡长子八岁时去世了,他的夫人听信游方和尚的话,说他的嫡长子因被恶鬼所缠,至今还没有转世投胎,若是能与一位生庚八字极其贵重的女子结为**,下一世就能投胎在一门第显赫之家。

那卢淮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弘农悼公主的生庚八字,居然在上巳节的御宴上提出要为自己的嫡长子求娶弘农悼公主之事。

或许是像现在一样,阿弟怕她生气,什么也没有跟她说。卢渊在上巳节上却先拿这件事说事,阿弟拒绝之后,又把自己的侄女带到了阿弟的面前……阿弟沉不住气。那些臣子却觉得阿弟太不给卢家面子。

夏侯虞朝着夏侯有道笑了笑,柔声道:“阿姐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感慨阿弟长大了,都知道护着阿姐了。阿姐心里很高兴!”

“真的吗?”夏侯有道又惊又喜,重新在夏侯虞身边坐下,道,“阿姐,你以后不用再担心我了,只管好好地和姐夫过日子,再给我生几个外甥、外甥女,我到时候封他们做郡王、做公主。谁要是敢说什么,我就把他流放。”

“好啊!”夏侯虞应着,眼泪再也忍不住滚落下来。

*

亲们,我以为能在定下来的时间内写完的……鞠躬!抱歉!

明天的更新我就不定时间了,大家晚上七点左右来看吧!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证实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