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起誓

第六章 请家法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醉枕东都小说简介

楚潆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醉枕东都,目前处于连载,款洽文学网已经上架醉枕东都,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伴着尖叫声,一个影子干净利落的跳进了窗洞,他手上的火折子无声的亮起一束火苗,瞬间又熄灭。就在这短短瞬间,火光照亮了他黑亮的眼眸,也看清了蒙面人所在。蒙面人心惊,更是狠命将绳

醉枕东都小说-第九章 起誓全文阅读

伴着尖叫声,一个影子干净利落的跳进了窗洞,他手上的火折子无声的亮起一束火苗,瞬间又熄灭。

就在这短短瞬间,火光照亮了他黑亮的眼眸,也看清了蒙面人所在。

蒙面人心惊,更是狠命将绳子使劲往怀里拽:偷袭将军府只会有一次机会,下次可就没这么容易进来了。

“咻咻咻咻咻!”

他这唯一的机会,永远消失在五支手指头那么长的箭簇里。

洛泱被套住脖子,虽然很快用手抓住绳子,可还是被勒得几乎断气。

就在她听见五兄高喊着她名字冲过来的时候,脖子上的绳子劲一松,她仰面摔倒在地。

随着拿火把的仆人进来,屋里大亮,婢女们也将屋里的油灯点亮,他们看到了倒地的刺客。

五郎将洛泱扶起,三郎他们也冲了进来:“小妹!”

“我......没事......”

洛泱艰难的转过头去,看到一位布衣少年,他正弯腰从那蒙面人身上捡起什么东西。

少年抬起头,对着走过去的二郎“啊啊”两声,又把捡起来的东西给他看,然后笑嘻嘻的塞进了自己腰包里。

“阿木,这次多亏你跑得快,二郎给你记大功,下次带你到军营里玩。”

二郎亲切的拍拍他的肩,低头去拉那人的蒙面巾,又浑身上下摸了一遍,除了他手上的匕首、绳索,靴筒里还藏着把短刀,身上再没有多余的东西。

大郎也走过去,同样拍拍阿木的肩,对他竖了个大拇指:“阿木,你住前院,怎么跑得比我们还快?”

阿木急忙指指廊上的灯笼,做了个“盖”的动作,又用手比划“看”,大家都明白了:

他刚把该熄灭的灯笼都熄了,这是回头在检查有没有遗漏的,正好离长川阁不远,看见这边有火把在跑。

“我们都估计错了,一天之内两次对小妹下毒手,一定不是小事情。”大郎看看坐在榻上发呆的洛泱,眉头紧锁:

“我们太大意了,差点害了小妹。”

“泱儿......”

是阿爹、阿娘赶过来了,阿娘看见被抬出去的那个蒙面人,差点吓晕过去。赶紧坐到榻上,将女儿搂在怀里。

“岂有此理!堂堂将军府,连个行刺的人闯入都没发现,还让他进了泱儿的闺房,是不是当我苏知远已经埋了!”

“爹,这是我的错,这些年太平惯了,府里疏于防范。东面隔壁就是陈留公主府,以往两府在这个方向都没怎么防范,应该是被人钻了空子。”

两府隔墙的尽头,是这排府邸的后巷,那里有个倒夜香的小门,没人从那里进出。大郎忧心忡忡道:

“刺客应该和推小妹下河的人是一路,会不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恰好被小妹知道了?可惜小妹什么忘了......”

苏知远坐下来,心疼的看看女儿脖子上的勒痕,两眼冒火,又怕吓到女儿,只压低声音道:

“我们睡不成,也叫隔壁的别睡了,过去把裴煊那小子叫过来,我要问问他,倒底是怎么查案的?”

三郎元枫忙应了这差事,一路小跑往陈留公主府去。

他想走快一些,干脆不走门,转身跑到两府隔墙边的一棵老桃树旁。

这桃树年龄已超过二十岁,前两年就开始不开花结果,还偶有枯枝。就因为它的树冠一边院子一半,被几个少年当梯子使,也没舍得叫人砍去。

只见苏元枫两步就蹬着桃树枝,跳过了墙。

“阿娘,今天在船上真是有人要杀我,不是我自己掉下去的。”洛泱从阿娘怀里抬起头,小声说到:

“都怪我没用,连凶手长什么样都给忘了。”

看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五郎的肠子都悔青了,他站起来转身就走,大郎喝住他:“站住,你要去哪里?”

五郎头也不回的说:“回去拿经书,今晚我就坐在这里抄经,看谁还敢来!”

“大郎,给府里加派人手,巡逻的增加两班,在抓住凶手之前,府里护卫按最高的数额配。还有,从我身边调两个暗卫过来,保护你妹妹。”苏知远镇定下来,逐一安排,他看向他们兄妹几个道:

“我们苏氏一门,自玄宗朝战乱,男儿几乎在战场上消亡殆尽,沉寂几代,到为父这一辈才开始重新振作,苏家虽不复祖先当年英名,却也不能任人践踏。

泱儿,苏家还有铮铮男儿,无论什么危险,都不该由你来担,今天让你受苦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待在府里,不能踏出府门半步,你可做得到?”

“哦。”

外面那么危险,拿棍子赶我,我也不出去。

二郎拿着那把短刀看了半天,最后将刀递给大郎道:“这不是军队里的东西,天亮我去查查,哪家铺子里打出来的。可若不是军队,还有谁与我们有仇?”

大家都沉默了。

若说没有仇家,阿爹是皇党,那宦党就是仇人;阿爹是主战派,那主和派便是仇人。

若说有仇家,阿爹支持立六岁皇子李永为皇太子,那么蠢蠢欲动的安王、想一手遮天的宦官王守澄,都可能是仇人。

身在皇权漩涡中心的两京,什么时候、什么事件,跟谁结下点仇,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洛泱靠在阿娘怀里,表面委屈巴巴,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找凶手,还是得从船上想。

我只是个小姑娘,就算是李逢吉要给阿爹一个下马威,作为朝堂老狐狸,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拿个孩子下手。这分明是打不着七寸,还容易被蛇咬的打法。

那就可能是大兄分析的那样,原主苏洛泱听到、或看到什么不能让苏家知道的事。

今晚的追杀,不过是怕苏洛泱什么时候就记起来,想先下手为强而已。

“我觉得,无论从他的武器还是功夫来看,都算不上一个专业杀手,否则不会让小妹躲过去,还被阿木的袖镖给杀了。”二郎继续他的分析。

“躲都不会躲,那还是我苏知远的女儿?”阿爹理直气壮的说:

“你也别小看玄铁弄出来的袖镖,他没受伤之前,两个你都不是他对手,这十几年来,玄铁窝在府里就做了这一件东西,你说杀伤力能不大?”

玄铁是谁?阿兄们对小哑巴似乎都很亲热,他又是谁?

洛泱正想得出神,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是元枫领着裴煊进来了。

裴煊这会穿着一身没有任何装饰的竹青圆领长袍,头发结成髻子,只用一根青玉簪别着,就像是借住在庙里,读书赶考的书生。

裴煊进门便恭敬行礼到:

“煊儿见过姨母、姨父,刚才隐约听到这边有动静,没想到竟是泱儿这里进了刺客。泱儿......她没事吧?”

“怎么没事?这会还回不过神来!你是洛阳地方官,查了半天案子,却连住隔壁的表妹都保护不了,赶明儿去跟圣上说,你这官也别做了!”

阿娘李明珠将一肚子的火气,都甩到这堂外甥身上。

裴煊满脸惭愧,微微抬头,向姨母怀里依着的洛泱望去,却见她一只眼睛飞快的向他眨了眨,安慰他自己没事。

这是......

他没有犹豫,再次向两位长辈拱手道:

“煊儿若不能将凶手绳之以法,这官,不当也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