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四郎的鬼主意

第三章 桃花针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请家法

醉枕东都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醉枕东都,款洽文学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东都洛阳城,被洛水分割成南北两块,皇城占了整个西北角,皇城的东边,大小二十九坊,拥拥挤挤住的都是平民,整个洛水之南,是达官贵人的府邸,和繁华的南市、西市。说起东都的天潢贵胄、达...

醉枕东都小说-第五章 四郎的鬼主意全文阅读

东都洛阳城,被洛水分割成南北两块,皇城占了整个西北角,皇城的东边,大小二十九坊,拥拥挤挤住的都是平民,整个洛水之南,是达官贵人的府邸,和繁华的南市、西市。

说起东都的天潢贵胄、达官贵人,早已大大不如长安气派,东都更是成了遭贬斥、明升暗降官员的所在。

可陪都也是京都,谁又肯放下已经端了上百年的架子?

苏府所在的尚善坊,与皇宫隔河相望,毗邻洛阳最繁华街道天街,这里离他们刚才下船的西码头不算远。

想当年,女皇还在东都临朝的时候,尚善坊可是皇族最喜欢的风水宝地。

回府的马车上,见五郎问自己的婢女杏花,洛泱道:

“所有的婢女、仆人们还要去一趟衙门,杏花也跟过去了。”

“她是咱们家的人,怎么不跟裴大郎说一声,好把她先带回来?”

洛泱正双手捧着自己脸颊,手肘支在大腿上,享受着古代没有减震的马车,她歪头调皮笑道:“让她到衙门里看看有什么新鲜事,回来再告诉咱们,干嘛要搞特权?”

“特权?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啊,你帮我,我帮你,这也叫特权?”

五郎有些不明白小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他撩开门帘指着外面的马路说:

“天街的路中间,以前只有皇族能走,现在五品以上官员家中的马车能走,这算不算特权?”

“当然算!五兄,你好好跟我说说,咱家在东都还有哪些特权?”

两兄妹一路说笑着,只有四郎坐在马车里一脸不高兴,洛泱以为他在担心自己,安慰他道:

“四兄不用担心,我没事,凶手早晚会查到的。”

苏元植双臂抱在胸前,后脑勺轻靠在车棚上,任车棚一颠一颠的撞着头,他叹了口气,生无可恋的说:

“你们当然没事,我的事就大了。”

说完这句他也没解释,闭着眼睛假寐起来。

洛泱觉得无聊,掀起窗帘一角,好奇的看着天街两旁的商铺,和往来的人们。

街道两旁有两排高大的槐树,此时全都顶着绿蓬蓬的树冠,春日阳光里,枝叶恣意生长,撩拨得人心中有种想仰天长啸的快活。

如今的三月,气温比现代低一些,天也更蓝,空气中有种......洛泱耸了耸鼻子,由衷的赞叹道:

“好香的芝麻饼!”

五郎苏元桥探过头来,挤在窗口往外望,他哈哈笑道:“这不是我常常替你买饼的那家吗?失魂症还真有趣,把你变成了个没见识的傻丫头!”

说着,他敲敲车厢,叫赶车的小厮停下来,躬身跳出车厢,朝饼铺子走去。

“掌柜的,给我来三张胡饼,有一张放多多的芝麻。”

五兄的声音远远传来,洛泱将下巴撑在窗框上,看着他瘦高的身材,高挺鼻梁撑起的完美侧脸......不禁让她想起了另一个人,她隔着袖子,摸了摸袖袋里的那块玉珮:

可惜当时闭上了眼睛,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这该怎么还给他?

“想什么呢!快别撑着下巴,马车一动该磕着了。”元桥拿着胡饼上来,递给他俩一人一块。

元植推开他的饼,皱着眉说:“我吃不下。要真对我好,一会你们就跟爹娘说,今天是小妹非要拉着我去赴宴的。”

“干嘛要撒谎,明明是史二郎邀请了你,你带我们去的。”

元桥咬了口饼,洛泱将四兄不要的那块芝麻饼,也抢到手里。

元植鼻子里“哼”了一声,嘟嘟囔囔道:

“你忘了,大兄说两次,让我们少接近史家。小妹,反正我是听他说,你们书院的几个小娘子都去,我才勉强答应的,这回你可要帮四兄,不能见死不救。”

“为什么不让接近史家?”

洛泱穿越千年而来,这会真饿了,胡饼真好吃,尤其是芝麻多多那一块。

元植奇怪的看着她,想想又释然了:“你这失魂症还真是,该记得的都忘了,不该你会的,你倒是神神叨叨的会了。等到了家,不会连爹娘都认不得了吧?”

“我现在就认识你俩。”洛泱嚼着饼,可怜巴巴的说。

“那我告诉你,史家呢,是东都最大的盐商,他家几代都是官商,贼有钱,经常会资助别人买官,阿爹看不惯他家做为,不想让我们跟他家有什么联系。”

元植坐直来,胳膊撑在大腿上,脸凑到洛泱面前认真说:“那你就是答应了?说是你要跟女学同窗一起去,我和老五才陪你去的。嗯?”

“那我是不是要挨骂了?”洛泱将嘴边的芝麻舔到嘴里,眨巴眨巴眼睛问。

“全家只有你不会挨骂,我跟你说,你就算把苏府拆了都不会有人骂你。”元植夸张的拍拍她脑袋,满意的笑了。

元桥想说什么,被元植瞪了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马车没走气派的正门也没停下来,而是从侧门直接进了前院。洛泱一下车就看懵了:

我家好大!怕是个王府吧?

廊下站着一排人,几个婢女、嬷嬷已经等在马车旁边,前呼后拥的将她迎进去。一个长相端庄的姑姑笑道:

“看到小娘子自己走着下车,婢子就放心了。刚才有人来传,小娘子落水了,可把老夫人、夫人吓得不轻,将军也从军营赶回来了,都在正堂里等着您呢。”

古代大家庭的大阵仗?

洛泱心怦怦直跳,回头看了五兄一眼,元桥会意,加快脚步走到洛泱身边,问刚才说话那位姑姑:

“丁香,我爹回来了?大郎他们也回来了吗?”

“嗯,大郎君、二郎君、三郎君都回来了。”

元桥朝洛泱吐吐舌头,快她半步,抬腿跨进正堂,扬声道:“祖母、阿爹阿娘,我们回来了!”

洛泱抬头看去,一位中年美妇急急朝自己走来,拉起她的手上下打量了好几遍,最后才把她拉到怀里,轻轻摸着她的脸颊问:

“我的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说是......认不得人了?”

洛泱在现代,从记事起就很少见自己父母,小时只知他们常年在野外工作。

家里摆着不少奖牌奖状,都是他们有了新的考古发现,国家给的奖励。

此刻见到这位和善的阿娘,她的怀抱是那样叫人安心,眼神满是掩饰不住的关切,洛泱的泪不争气的涌出来,她宁愿为这甘之如饴的亲情撒谎:

“阿娘,我就是忘了全世界,也不会忘记自己爹娘!”

朦胧泪眼中,她看见阿爹紧张到挺直的脊背,这才稍稍松弛下来。

母亲牵着她走到祖母身边,祖母拉过她的手,喃喃笑道:

“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才多大点人?心里也没几件值得记着的事。人还好好的,就是河神显灵,苏家祖宗保佑......”

突然,隔着茶几坐着的阿爹一拍几子,厉声斥道:

“逆子!跪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请家法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