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桃花针

第二章 证据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四郎的鬼主意

醉枕东都小说简介

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醉枕东都,醉枕东都小说是著名作家楚潆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眼见杜芊芊跳河,船上几个男人跟着跳了下去,杜芊芊还没来得及沉,就被捞上了船。大家赶紧让开地方放她坐下,船上的厨子端来之前没用完的姜汤,婢女也把披风披到她身上。刚才捞苏洛泱...

醉枕东都小说-第三章 桃花针全文阅读

眼见杜芊芊跳河,船上几个男人跟着跳了下去,杜芊芊还没来得及沉,就被捞上了船。

大家赶紧让开地方放她坐下,船上的厨子端来之前没用完的姜汤,婢女也把披风披到她身上。

刚才捞苏洛泱,大家还手忙脚乱,这次明显有了经验。杜芊芊除了眼神发直,连河水都没来得及多喝两口。

这样当着大家的面跳河,怎么看都像是矫情。不过矫情有什么关系,关键是有戏看了。

“真是胡闹!”杜威有些恼怒妹妹,更有些怨怪裴煊不近情理,他指桑骂槐道:

“你跳这一下又能证明什么?演戏给谁看?就算没证人,难道裴刺史还敢仗着大长公主对你屈打成招?你这么闹,丢了杜家的脸没关系,把太妃、安王的脸也丢了,裴刺史还怎么好意思在东都待下去?”

杜芊芊的父亲杜方,是东都水陆运转使,手上掌管着各地往东都运来的物资钱粮接收、存储及两京之间的运输,最大的皇仓含嘉仓,就在他的管辖范围。

这是个关系到两京近二百万人吃穿用度的重要岗位,明里说,杜方是圣上极其信任之人,私底下,谁不知道这是宫里育有安王的杜太妃,给母族争取来的肥缺?

有姑母杜太妃的支持,杜芊芊很有把握能嫁给裴煊,只要没别人出来搅局就行。

此时,她似笑非笑,眼神有些涣散,任凭阿兄说什么,她都不反驳。

不远处看着她的洛泱觉得有些不对劲,正想靠近看清楚,却被一脸怒容的四郎拉住:

还想去自讨没趣?

别人都在等着看刺史笑话,船主人史二郎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今天两位小娘子下饺子一样从自家船上蹦下去,不管什么原因,他哪边都不想得罪。

破财消灾。好在人没事,船上也备了不少东海来的奇珍异宝,正要宴后送给这些贵人,苏家、杜家还有裴家,一定要送双份……

他心中正在盘算,船上的仆从惊慌失措的捧着个小铜碗过来,结结巴巴的对他叫道:

“二、二郎君......鼠药......这位娘子......怕是吃了半碗放在船舱里的鼠药!”

众人都惊了:吃了鼠药才跳河?原来杜小娘子不是演戏,是真要死给裴刺史看。

要出人命。裴煊的心也急速跳起来:“上岸请郎中!”

杜威也慌了,一把夺过仆从手里的碗,眼见里面还剩了少许稻谷,确实是船家为了防鼠咬船板用的毒饵。

“妹妹!你怎么这么傻?”他将碗和剩下的小半碗毒饵稻谷,狠狠甩在裴煊脚下,低吼道:“这就是您办的案,太妃一向最疼我妹妹,您好好想想怎么去请罪吧!”

杜芊芊终于笑了,她转过头去看向裴煊,泪眼婆娑的说:

“没错,办案逼死无辜之人......裴表兄,我虽爱慕你多年,可这也不能成为你帮苏洛泱欺负我的理由,你欠我姑母一个交代,更欠我一个交代!”

旁边那些个纨绔心里乐开了花:杜小娘子话里有话啊……裴大郎人品好、读书好、相貌好,一直都是父母要求自己看齐的“别人家的郎君”,父母也不想想,我是凭一己之力让自己长得歪瓜裂枣的吗?

现在好了,他裴煊竟是个脚踏两只船的负心郎!晚上回家一定要和父母好好说道说道。

杜威是不是吃屎长大的?眼睁睁看别人欺负自己妹子,只会站在旁边瞎哔哔,讲理都行,还要三司推事干嘛?

若是打起来......我下杜威赢!

大唐好赌,小到蛐蛐大到象,连骑马射箭、吟诗下棋都可以赌。这要不是给他二位面子,船上这些纨绔们,当场就能摆摊下注。

大家都等着看裴煊笑话,站在五郎身后的洛泱冷眼看着杜芊芊,心里不禁冷笑:

这一招围魏救赵,你可用得真好。狗血渣男戏一开始,大家就忘了你对我爹和李留守的诋毁。虽然我对这个裴刺史没什么感情,可原主喜欢他,我便不能让你顺顺利利唱完这出戏。

嘈杂声中,芊芊捂着肚子,脸上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郎中还没有到,此时裴煊也有些悔恨,他不是怕担责任,毕竟是条人命,也许自己不该逼她太紧。

正在他手足无措之时,只听洛泱站出来说到:

“史二郎,去准备一大罐牛乳、五个鸡蛋沥出蛋清;一杯水一勺盐的淡盐水,要五杯,立刻送来。”

总算有人说话了,满头大汗的史二郎赶紧应下来。洛泱拿过旁边桌上的水浇在手上洗了洗,拿起一把长柄银汤匙,朝杜芊芊走去:

“我来给她催吐,她吃毒饵不久,毒饵还留在胃里,吐出来就没事了。”

抱着妹妹的杜威大喜,连忙挥手让旁边的婢女站开,可杜芊芊却一脸恨意,扭头拒绝道:

“走开!别装好人,你会什么我还不知道?我不会给你摆弄我的机会。”

“想要证明自己清白,有一百种方法,死是最蠢那一种。你这样死了,你以为最难过的是裴刺史?不过是你家中父母兄弟而已。”

洛泱本想说,“这点砒霜泡过的稻谷,量又少又难消化,只怕还没毒死你,就被你行东圊行出去了”,可看到她装腔作势演戏,乐得再给她一点机会。

现场人多,洛泱还不知这些人背后关系,不是为了满脸焦虑的裴煊,她根本不会站出来。

说话间洛泱已经蹲下,用左手使劲捏住杜芊芊脸颊,迫使她张开嘴,她正要甩头反抗,杜威在后面固定住了她的后脑勺。

杜芊芊气得心里骂骂咧咧:

阿兄,你是不是傻?我要躺着回府,不但前面说的话没人记得,就连裴表兄也要乖乖到我们府里负荆请罪。到时阿爹摆摆脸色,他还不得痛痛快快娶了我?

洛泱不知道她打什么鬼主意,只专心将汤匙的柄伸进杜芊芊嘴里,按压她的舌根,让她很快有了想呕吐的动作,洛泱并未住手,轻轻把匙柄往咽后壁里送,再快速将匙柄抽出来。

杜芊芊果然一阵作呕,吐出一些黄水,还没缓过气来,胃里一阵收缩,又吐出些残渣,里面就有几粒铜碗里的那种谷粒。她还真吃了,还要多吐两次才行。

洛泱拿过仆从端来的淡盐水,放到杜芊芊嘴边说:

“毒药已经吐出来,你若不想既死不了,又要承受痛苦,就把水喝下去,继续吐完为止。”

呕吐让杜芊芊眼泪鼻涕磅礴而出,她狼狈的哭道:

“苏洛泱,你根本不会救人,就是想要我出丑……”

说着说着,她声音渐弱,似乎是晕过去了。

杜威在旁边声情并茂大哭道:

“妹妹!你不能死啊!”

杜芊芊被他晃得头晕眼花,差点气得一口气背过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四郎的鬼主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