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证据

第一章 拂过眼帘的手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桃花针

醉枕东都小说简介

连载小说醉枕东都是网络作家楚潆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目录醉枕东都精选篇章:让洛泱更没想到的是,听这女子气鼓鼓的说完此话,她的女同窗们非但不吃惊,还都隐隐透出看热闹的劲头。洛泱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五郎,哪知他好像在忍着笑,摸摸鼻子,露出两颗...

醉枕东都小说-第二章 证据全文阅读

让洛泱更没想到的是,听这女子气鼓鼓的说完此话,她的女同窗们非但不吃惊,还都隐隐透出看热闹的劲头。

洛泱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五郎,哪知他好像在忍着笑,摸摸鼻子,露出两颗虎牙,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怪了,别人怼我,他怎么不跳出来干架?难道我跟这女的有什么特殊关系?洛泱纳闷。

他旁边有位公子“嘶”了一声,笑道:“哎呀,牙倒了!”

牙倒了?酸?吃醋?

没谈过恋爱,不代表没见过恋爱,洛泱有点猜到了,这位娘子是在吃自己的醋。

是裴刺史吗?

难得正主三人都在场,难怪这些人等着吃瓜。

徐柔嘉见洛泱一脸茫然,微笑着向洛泱说:

“芊芊说的都是玩笑话,别往心里去。你现在是不记得了,你们俩在女学里经常这样开玩笑。刚才不过是在跳舞的时候,她踩了你裙子一下,差点害你摔倒,你俩在跳完舞后,就要死要活起了争执。”

她的话戛然而止,笑容仍不动声色的挂在脸上,但已经成功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杜芊芊身上。经她这么一提醒,大家好像都想起来了,刚才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船庐里地方小,她们站得有点挤,洛泱被绊了下,大家一笑了之也没在意,没想到还有后续。

“说下去。”

裴煊看着徐氏冷冷道。

徐柔嘉满脸歉意看着杜芊芊,欲言又止。

杜芊芊完全没有理会柔嘉,她在意的是裴煊冷着的那张脸:苏洛泱是表妹,自己就不是表妹?别人给她甩脸子能忍,偏是自己喜欢的裴煊不可以。

她涨红了脸,赌气道:

“说就说!我不小心踩了她裙子,嘲笑了她两句,她就要扇我巴掌。就算她是苏大将军的女儿,你们所有的人都宠着,我也不会让着她,我挡住她的手,争了两句嘴,她就气得跑出去了。”

“苏洛泱跑出船庐?那时你们几个都在哪里?有谁作证?”

裴煊扫了眼,穿跳舞裙的小娘子,连洛泱在内共六个,要排查也不难,他使了个眼色,衙役拿着记录本本跑了过来。

徐柔嘉忙回头,找到一位小娘子,过去牵起她的手说:“我一直在外面等兰枝出来......”她有点不好意思,李兰枝倒大大方方道:

“我俩去行东圊,我在里面久了点,柔嘉等我出来,她接着进去。那时我们都听见叫’有人落水’,我就跑到船舷边去看,柔嘉在里面,还来晚了点。”

行东圊?这词苏洛泱没听过,但联系她们的表情和上下文,猜她们是去上厕所。在现代,女孩子们上厕所,都喜欢找伴一起去。古代也是这样?

李兰枝这么一说时间、地点、事件,就把她俩都排除出去了。

姜姝想了想:“我和华芳在船尾看风景,当时只有我俩和两个婢女,我们互相作证,这样可以吗?”

听她说完,大家齐齐看向她们当中最后一人,杜芊芊。

“你们怀疑我?”杜芊芊很不喜欢她们这种表情,她瞪着裴煊道:“表兄,你不会也怀疑我吧?我是不喜欢苏洛泱,可也不能因此说是我把她推下河。”

她直呼“表兄”,让裴煊有些不自在,他不动声色道:“没人怀疑你,你把当时站的位置说出来,旁边有人证即可。”

杜芊芊想咽口唾沫,突然,她遗憾的发现,嘴里干干的。

“怎么?说不出口吗?和洛泱发生争执后,你去了哪里?”

过来围观的苏五郎收了玩笑神色,严肃的催道,虽是拐弯亲戚,关系到小妹生命,五郎不介意跟她翻脸。

“我......我就站在船舷边吹风,什么都没做。”杜芊芊有点丧气:倒霉!当时自己生气,不但把婢女赶走,还骂走了船上的侍者,旁边好像并没有证人。

果然,裴煊追问道:“当时你身边还有什么人?你的婢女呢?”

她婢女赶紧说:“我们娘子嫌我碍眼,让我到一边去,我便回到船庐的座位边站着了。”

“没人,就我自己。想一个人静静不行吗?难道一定要向她们那样,蠢到连洛河也没见过,看什么风景?还是蠢到连去茅房都要手拉着手?”

没等裴煊再问,杜芊芊恼怒得有些口不择言。她阿娘是裴煊父亲的亲表妹,阿爹也不是泛泛之辈,她是杜家嫡女,耍小性子是常态,没什么大不了。

她对这位刺史表哥充满了失望:我们关系比她近,我对你的心意你会不明白?在外面也不给我面子,犯得着这样把我往死路上逼吗?还是要做给苏洛泱看?

那几个小娘子脸都涨红了,杜芊芊用了田舍奴才说的粗鄙词语“茅房”,还骂她们蠢。

李兰枝心里本来就不舒服,一下气哭了,她也发狠道:

“说我们蠢?不知是谁蠢。你在学堂里不止一次与洛泱争,说裴大公子喜欢的是你这个表妹,洛泱虽然长得漂亮,可身材没你好,男人都喜欢你这样的。”

洛泱都愣住了:爆料这么直接?这就尴尬了。

杜芊芊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她是不是疯了,这种女儿家的私房话也拿到这里来说?

“对,你还说今年你比她先及笄,若是裴家上门提亲的话,一定会把洛泱气死......”徐柔嘉认真的看着杜芊芊,又补充到:

“你还当着大家面说过,想到洛泱住在裴府隔壁,天天过去讨好你表哥,你就恨不得去把她掐死。”

“不,不,这是两人斗嘴时说的话,我是故意说来气她的……”

哪知李兰枝及时再捅一刀:“你刚才还漏说了一句,洛泱为什么要扇你嘴巴?那是因为你说东都马上要换留守,新留守是洛泱阿爹的仇人,她爹就要待不下去了。这样造谣诽谤官员,你就该被打!”

杜芊芊吃惊的张着嘴,没想到当时逞一时口舌之快,这句任性妄为的话,竟然被李兰枝听到了。

这下,船庐里一片哗然,东都要换留守的事,早就小道消息满天飞,东都留守主河南府政,东都幾防御使主河南府军,一军一政这要有矛盾,还不得闹到圣上面前去?

杜芊芊一介女流怎么会说这样话?定是她爹的想法,说不定是她族中想法。她说这话本想吓唬苏洛泱,偏让新留守的孙女李兰枝听到了,两头得罪,真是个坑爹的娃。

洛泱想不到,以前的自己迷恋裴刺史,和杜芊芊是情敌,而她偏是个骄傲放纵、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难道,真是她因此与自己口角,杀了自己?

裴煊脸上更是一阵白一阵红,他知道芊芊对他有好感,洛泱虽没明说,可他们是远房表亲,又自小邻居,有些好感也很正常。

可他从未与表妹中的任何一人有过暧昧,在他眼里,她们年纪还小,没到考虑嫁娶的时候,没想到私底下两人是这个态度。

彼时两京男子流行晚婚,三十成亲才是潮流。他不急,有的是时间等她长大。

问题在于,这个场合,杜芊芊的话题不该涉及私事,更不该涉及官场。

此时他铁青着脸,眼睛里冷得要结出冰来:

“杜芊芊,本官再问你一次,你在船舷边吹风,可有证人?”

“没有证人就是凶手?我是谁?你......你竟然不信我?”

“你是谁?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裴煊冷冷道。

杜芊芊看到他的脸色不禁有些害怕,事情怎么发展到如此地步?不但要把自己脸皮撕下来踩碎,只怕还会连累父亲、姑母。

不行,她得想办法挽回。

她慌乱的望向兄长杜威,向他求助道:“阿兄,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说那些话,都是她们造谣,我什么也没有做。”

杜威虽对妹妹生气,可他还是要维护自己人,看裴刺史这架势,他只好先陪笑脸道:

“大郎,我们都是一块长大的,你应该了解,我妹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性子急又口无遮拦,可没什么坏心眼,平时心善,连只蟑螂都不敢踩,怎会去杀人......”

他这句话不说还好,说了更让裴煊恼火:了解?苏三郎跟自己是同榜进士,洛泱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我对她不了解?明明是公事,跑来拉什么关系?

“杜威,本官在办案,讲的是证据,不是人情。”

杜芊芊的目光从阿兄身上,慢慢移到裴煊身上,悲愤从眼底溢出,瞬间吞没了她整张脸,让她有种将所有人撕碎的冲动。

她咬咬牙根,缓缓道:“好,我去给你拿证据,证明我的清白,希望你不要后悔。”

苏洛泱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站起来,伸手去拉芊芊的袖子,却被她剜了一眼,狠狠甩开。大家搞不清状况,让出一条道,看着她朝船庐外走去。

“跟着她。”

裴煊神色未变,心中有些不安,可依据办案是他的职责,她若拿得出证据,洗清自己嫌疑也好。

周灿跟了上去,杜威不放心妹妹,也跟了过去。

到了船舱口,杜芊芊回头对他们道:“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要先进去换衣服。”

“小娘子,我进去帮你。”

“不必。”杜芊芊眼皮都没有抬,就拒绝了她的婢女。

周灿、杜威互相看看,只好站在船舷边看她关了舱门。

正等得有点不耐烦,舱门开了,杜芊芊果然换了身衣裙出来。她脸色惨白,抬手指指不远处的船舷道:

“证据就在那里,你们过去拿吧。”

周灿朝她指的地方走过去,可身后却传来“噗通”一声水响,那婢女扶着船舷往下看,惊恐叫道:

“杜娘子跳河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桃花针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