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会客醉春楼

第四章 薄酒化心愁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那闻旧人哭

檐下听雨时小说简介

檐下听雨时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夏日里的天气依旧酷热,万里无云,不落下来一处阴凉处。日头快到正午时分,这醉春楼也渐渐热闹的场面出来。四下里,各厢房里唱曲的,借酒消愁的,更有甚者有吵吵嚷嚷打群架的,喧哗之极。陆明微摇折扇,孤坐一间厢房,即使关了门也会觉得呱噪。观砚小心翼翼站在一旁,敢吭声,更是敢乱看。日头快到正午,这醉春楼也逐渐热闹起来。四下里,各厢房里唱曲的,买醉的,甚至有吵嚷打架的,喧闹至极。陆明轻摇折扇,独坐一间厢房,即便关了门也觉得聒噪。。...

檐下听雨时小说-第五章 会客醉春楼全文阅读

夏日的天气依旧炎热,万里无云,不落下一处阴凉。

日头快到正午,这醉春楼也逐渐热闹起来。四下里,各厢房里唱曲的,买醉的,甚至有吵嚷打架的,喧闹至极。陆明轻摇折扇,独坐一间厢房,即便关了门也觉得聒噪。

观砚小心翼翼站在一旁,不敢吱声,更是不敢乱看。

自家大人莫非是昨日受了刺激?可是,为什么又把凑上来的姑娘一齐赶了出去,连老鸨都轰出去了,光留我一个人做什么?莫非,我昨天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大人要杀我灭口!总不能是大人对我有意思吧……

观砚又开始了日常的胡思乱猜,正愣神间,房门一开,钻进来个人影。这人戴着面罩,观砚看不清是谁,只见那人越过自己,径直向自家大人走去,双手递上一截纸条。

自家大人丝毫不震惊,接过纸条,拆开来看。

“观砚。”

“是。”

“去把老鸨找来。”

“老鸨……?”

陆明微微侧目,观砚脊背一凉,赶忙退出房门去找人了。

“说吧。”陆明放下手中的折扇。

“回大人的话,按照您吩咐的查了。洪振才平日里常去两间青楼,一间是东边的醉春楼,另一间是在西边的风月阁。只是近几日,自大人您从京城出发,洪振才几乎只来这醉春楼了。来了也不找别人,只请了踏云和沐月两位姑娘,连这醉春楼的花魁都看不上。”

陆明听着,漫不经心地敲着桌面,点了点头示意黑影继续说。

“还有一件事,洪振才要纳妾。带走的就是醉春楼的姑娘,但是究竟是谁还没查到。”

“纳妾?”

“对。”

陆明手一顿,“洪夫人那边没什么反应?”

“没有。不过洪府里的下人倒是炸了锅一般,一直议论纳妾之事。听说洪夫人是夏家的千金,夏家老爷夏归虽是个商人,但洪夫人才貌双全,温柔贤淑,实为良配,当时许多人上门求亲,夏归都拒绝了,说是舍不得嫁女儿,一拖便是几年。只是这门亲事来得突然,洪夫人嫁进洪府,众人都觉得不值。”

“纳妾之事,夏家没什么动静?”陆明眉头一蹙。

“暂时没有,可能还没听到消息。”黑影低着头,不敢看自家大人的眼睛。自家大人平日里对谁的事都不甚关心,偏偏轮到洪夫人,倒是上心得紧。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黑影前脚翻窗而出,观砚便带着老鸨推门而入。

老鸨的脂粉香有些刺鼻,观砚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这老鸨浑然不觉,吊着个嗓子看着桌前坐着的俊俏公子。

“哟,这位公子,把奴家叫来可是看上了哪位姑娘?”

陆明拿着折扇遮了半张脸,象征性地拉开了与老鸨的距离,冷若冰霜。“听闻你这醉春楼有个远近闻鸣的花魁,胜过那风月阁的花魁无数,今日本公子便点这位花魁来伺候。”

“哟哟哟,公子也忒有眼光了,奴家这醉春楼的花魁那可是弹得一手好琴。只是这价钱嘛……”,老鸨说着,翘着根兰花指,朝陆明抛了个媚眼,怎么看怎么别扭。

站在一旁的观砚看着此情此景,着实有些受不住。这老鸨怎么回事儿?自家大人平日里穿着是素了些,这老鸨怎么给我家大人翻起白眼来了。瞧不起人吗?

“观砚。”

观砚从腰间解下钱袋,没好气地扔向那老鸨。

沉甸甸的重量砸在老鸨身上,老鸨的嘴角咧得更开了,“哟哟哟,就知道公子是明事理的人。奴家只就把姑娘叫来。”

“且慢。”陆明没来由地瞪了观砚一眼,又朝老鸨走去。

“本公子今日在你这酒楼,可是邀了一位贵客,我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的客人若是不开心,本公子什么心情想必你也能猜到。”

老鸨神色微变,笑意也收敛了几分,“敢问公子请的是哪位贵人?”

“怎么?你这里的姑娘伺候不了?”

“怎么会呢。奴家这里的姑娘那可是万里挑一。只是……这选姑娘也得投其所好不是。”老鸨看了陆明一眼,还是没猜出这位公子的身份。这醉春楼开了也有些年份了,这城里的贵人老鸨大抵也都清楚,只是眼前这位公子却是瞧着眼生。老鸨坚信自己从未见过这位公子,若是讲过,光凭这双桃花眼,老鸨也得记一阵子。

“你说的倒有些道理。”陆明背过身去,看着窗外,“我今日请的,是洪府的那位贵人,你可知道?”

老鸨听到“洪府”二字,略有不安的心直接放到了肚子里。

“知道,知道。公子您大可放心,若说是别人,奴家还拿不准,可是洪府的这位,那可是奴家这醉春楼的常客了。但是公子得听我一句劝,您若是要招待这位啊,请花魁也没用。”

“你们这儿的花魁都不行?”陆明眼眸微眯,语气不定。

“不是。投其所好嘛,公子。洪府的这位呀,每次来,点的都是踏云和沐月那两小妮子。”

陆明手一挥,又隔开了和老鸨的距离,“行,就依你的。我想你大概也不想知道惹本公子的下场。”

老鸨答应了几声,连连告退。

“大人,往日都是别人给您送拜帖,今日您如何又请了别人,还在这么个地方?”

陆明看着观砚,毫无感情地回了一句,“观砚,这次回去,自去掌事的那里扣一个月工钱。”

观砚:“???大人,小的哪里又做错了。您告诉小人,小人改还不行。这,这工钱……真不能再扣了。”

“叫你使银子的时候,你不是大方得很?”我的心疼总得让你感受一下。

“小的……”我那还不是嫌那老鸨给您翻白眼,瞧不起您!

“嗯?”陆明半眯着眼睛,神色有些懒散。只是这慵懒的动作却吓得观砚不敢再争辩什么。

“小的明白了。”

时至正午,老鸨带着个人进了厢房。老鸨的胭脂味混着另一人的一身酒气,陆明不禁皱了皱眉。

“陆大人,早知道您这么早就到了,洪某就早来一会儿。洪某什么身份?怎么敢让陆大人等。”

陆明拿出往日的应酬模样,伸手扶住行礼的人,“无需多礼。”

老鸨看着洪振才恭敬的样子,心下一片了然,想来这位请客的公子,身份定当不凡。两人一入座,便招呼着姑娘们赶忙上菜。

“陆大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洪公子何出此言?”陆明喝着酒,也显得亲切不少。

“陆大人谦虚。您在京城的事迹早就名传千里了,有能力受上面看重不说,还颇有才情。重点是您这相貌,我们这小地方可都有不少姑娘惦记呢。”

陆明抿了口酒,笑而不语。给观砚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儿便听见老鸨带着姑娘过来了。

洪振才看见踏云,表情微愣,转眼又笑了起来。“陆大人当真待小人不薄啊,洪某就这点上了台面的爱好,陆大人都了如指掌,洪某真是佩服。”

陆明捕捉着洪振才的神情变化,“洪公子多虑了,这还是刚才老鸨透给我的消息,费了我不少银子呢。”

陆明看着进来的姑娘,想来应当是踏云或是追月了。姑娘长相并不算最佳,身段看起来也一般,抬手端酒之时,袖口划动露出胳膊上一道发红的印记,看上去倒像是胎记。

洪振才放着花魁不请,偏来醉春楼找这样的姑娘,若不是洪振才的审美过分独特,那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陆明盯得老鸨浑身一抖,“说好了是踏云和沐月两位姑娘,怎得只来了一位?”

“哟哟,大人息怒。我这不也才知道,沐月近日来了月事不方便出来见人。”老鸨赶忙把踏云往洪公子身边推。

陆明坐在洪振才身边,不经意地看洪振才搭在踏云身上的手,有些小心翼翼地不敢用力触碰。踏云刚一转身,洪振才立刻收回了手。

陆明晃了晃折扇,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不出来喜怒,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洪振才聊着,仿佛自己才是客人一般。

踏云倒了一碗酒,小步走到陆明身侧。

自一进门,踏云就感受到陆明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一副生人勿近的左派。只是这酒席也将近尾声,踏云端着一盏酒,心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陆明看着酒盏,笑着接了过来。一杯下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踏云抿唇一笑,仿佛松了一口气。

“看着样子,洪公子倒是常来啊。老鸨都记得你了。”

一壶酒下肚,洪振才也有些醉了,伸手拍在陆明肩头,一张口就是酒气。“陆大人说笑了,洪某也就来过那么几次。”

陆明睨了眼肩头的手,着实有些嫌弃,“洪公子年纪不大,想来还没有成家吧?”

一提到“成家”,洪振才倒是清醒了些,“说起成家,陆大人可别笑话洪某。去年便是有家室的人了,只不过家里那位……”洪振才说着摇摇头,“我刚搬来此处,听人说夏家这姑娘相当好,貌美如花又温柔贤淑,这才特意往夏府跑了好几次,求着夏归把女儿嫁给我。婚事是成了,可我这夫人跟传闻中的一点都不沾边,整日里就缩在屋内,最多就是在院子里走走。”

洪振才醉得厉害,嘴边的酒却没停,夺过踏云手中的酒壶,直接灌了起来。

“还有啊……我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就告诉陆兄你。我这夫人啊,肚子不争气,几回了都没个消息。你说这……这传出去,别人得怎么笑话我?”

陆明藏在袖中的手一点点攥紧,指甲陷进掌心的肉里,整个手因为用力微微抖着。陆明看着一旁低头帮着洪振才夹菜的踏云,忍住了打人的冲动。

不等陆明开口,洪振才继续说着,每一道声音都像是踩在陆明的心间,触动着陆明脑中紧绷的那根弦。

“陆兄可得听兄弟一句劝,这可都是掏心窝子话。我现在就羡慕陆兄你,事业有成还没有家室拖累。不像我,早些年年少冲动,娶了个这种女人回家,夏归那边我又不敢真怎么样,想修了这个,另娶一个都不行。”

洪振才打了个酒嗝,继续发疯,“不过也没关系,另娶不了,我就纳妾,我就算纳一百个妾,夏归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洪振才说着还有些得意,丝毫没注意到身边的人早已透着寒意,一双眼半眯着,观砚都替洪公子担心。

“这醉春楼也没什么意思,城西边有间风月阁,那的姑娘也不错。陆兄可得晚些走,我过几日就办酒席,一定邀请陆兄前来。我上次娶妻不认识陆兄,这次纳妾陆兄一定得给我几分薄面。”

洪振才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画面,傻笑之余,嘴角咧得更开了。

“嘿嘿……兰……”洪振才话没说完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醉倒过去。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踏云微微躬身,两手扶住洪公子,朝陆明开口,“陆大人,洪公子这是喝多了,怕是也不方便送您,奴家去给洪公子找个厢房让他休息片刻,您……”

陆明站起身,扫了扫衣袖,捏着折扇,目不斜视,“观砚。我们走。”说罢便出了门。

“那就有劳姑娘了。”观砚给踏云姑娘道了别,赶忙去追自家大人。

两人走出厢房。

屏风之后,缓缓走出个人来。那人眼眸冷冷的,却是和踏云有着近乎一模一样的容颜。

“姐姐,你这次也太莽撞了。”

踏云眸色一沉,从洪振才身上拔出一根银针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那闻旧人哭

热门

  • 御夫

    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 别把我当女儿!
    拿回来的未婚夫飞到了人家锅里,她忍!闪电定亲,被嫁给了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是可忍,孰不可以忍!十七岁后,她的志向是残害苍生十七岁后,她只想先残害掉这个装作纯良的腹黑大叔。%%%这是琴儿的第六本书,坑品看的见,快所有收藏吧!谢谢您!“御”字系列此外四本《御佛》《御人》《御主》《御宠》,评论交流大家赏鉴!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粉笔琴01-21 完本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最新章节:第六章节 幸灾乐祸
    晏七寻五十二岁那一年丧命实验室事故,投胎转世成一个中国古代耕读之家的小农女,八岁那一年家中一场大火后,她莫名的感觉完全恢复了上辈子做为科学方法家的记忆,接着她意外发现,真巧,她全家都完全恢复前生记忆了。 再接着她意外发现,她亲爱的我的家人们个个皆大佬们。 爹是祖龙,娘是泰斗,大哥是始皇太子,姐姐是绝世神医,妹妹是良阆仙葩,二哥直接是神仙。 晏七寻会觉得自己经常因为还不够牛X看起来与亲爱的我的家人们格格不入。 但是没关系,狠狠的打脸升级后靠你们,种地基建还看我。学神则表示,拼爹躺赢的日子,挺好的滴。晏七寻倚在茅草土房的堂屋门框边,看着外面的沥沥秋雨,心里万分惆怅。。

    郭怕肥01-21 连载

  • 我的2吨钢铁直女

    最新章节:第6章 林枫被揍
    【体重2吨内心却是小可爱的的外星超能机器人VS表面稳重但内心疯狂爱疯狂吐槽的地球人类】数字编号JF409战争结束严重受损掉入地球,被某逃犯人类机械研究员捡回去了家。自从把这个机器人捡回去来后,林枫每日就过上了易燃品易燃易爆的日常……第四天,阳台炸了。第二天,电视炸了。第四天,厨房炸了。林枫捂额:都给我住手!你什么都不许碰!409:哦~~好叭~~望着缩在角落里画圈圈的409,林枫突然心里一软:也不是,我是说了什么都不许碰,除了我!从身型来看那是一个男人的身高和体型,他从草丛中跑出来后,露出了一张带着些许污渍却不失英俊的面庞。。

    一缕冥火01-21 连载

  • 亲爱的安东尼

    最新章节:第六章 霖大1
    据说,那个时候我们都曾是某个人的初恋又也许是,爱着某个人的少男少女安梓杰:“你好,林栖,我是安东尼”。林栖始终我以为自己的笔友是个女孩,没想起会是眼前这个阳光帅气逼人的男生。性格相反地的两个人在信里是知己,在现实中又会如何?下课铃一响,同学们突然就活泼起来。数学老师还在黑板上继续讲解着未说完的题。。

    徐木栀01-21 连载

  • 这个皇后要翻天

    最新章节:第6章 见二伯
    顾露晞恨毒了顾露景这个名字,顶着这名字,她一刻都不能够忍。本来她想改回本名,可当然这身体是顾露景的,顾露景了捂死了自己,再任她抢自己的名字,确实不最合适。因为顾露晞勉为其难,将自己的名字改成顾露晚。伴着“咯吱、咯吱”的响声,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直延伸到湖中的八角亭。。

    珞小淼02-07 连载

  • 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

    最新章节:第6章 她所求
    (双宠爽文,双强,你要的这里统统有。。)上辈子,木槿有眼无珠,被人借助落个个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复活后木槿说自己,她要定要护住家人已不再重蹈覆辙。仇人位高权重?没关系,那就给他们一无所有,体会到云泥之别。一双妙手,医行天下,想死的她不让,不想死的看心情。报仇雪恨路上,一不小心捡了顺心郎君,图了个名满天下个千古流芳。......“世子,真要娶魏犯花痴吗?据传粗痞不堪入目..”笑眼迷蒙满面柔情,“不堪入目?不妨事,爷一个人独赏芳华。”风云诡异的京都城、终于等到意外发现个有趣的的人。“小姐,您真要嫁那纨绔世子?据传一无是处...笑吟吟伞轻轻上挑,忍冬朝对方微微颔首,随即迈步从对方身旁走了进去。。

    莫西凡02-07 连载

  • 恩人是条鱼

    最新章节:第6章 荷包
    在自己地盘活得好好的的锦鲤妖,突然之间被拉进另一个世界里——鲤鱼:天道,你出!你究竟要干啥?!天道:……用户不在服务区……众人:这、这么是传说中的——众妖:瑟瑟发颤……某人:啊,活回来了!一条鱼被拉进另一个世界,有意间救孩子后被“以身相许”的故事……凌晨的老城区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年人和上班族。不存在什么夜生活也就没有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除了路灯之外,就只有便利店的灯光还亮着。。

    醋拌小米辣02-07 连载

  • 第45章 出发

    最新章节:第6章 荷包
    心里存着修炼和柳知意那回事,孟则衍今天完成工作的时间特别早,不到五点钟就已经坐在靳璃现在住处的沙发上。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靳璃也没说别的。难得当了一回体贴的老大,示意张嬷嬷跟林宝泉,可以开饭了。六点钟,靳璃三个人去到孟则衍和赵辞亦现在的住处。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靳璃也没说别的。难得当了一回体贴的老大,示意张嬷嬷跟林宝泉,可以开饭了。。

    醋拌小米辣02-07 连载

  • 嫁冠天下

    最新章节:第六章 双双归家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云霓02-07 完本

  • 末世玄学大佬在年代文躺赢

    最新章节:第6章传说中的黑市(1)
    龚菲菲,末世生存王者,死了之后睁开眼睛眼睛,很好,她又活了回来,活在缺吃少喝的年代。雷系异能还在,吃吃喝喝不愁,一切都很完美的。而已,这世道是怎么了?成精的东西也不是一件两件,还明明都被她碰上,能咋办?来都来了,收就收了吧,顺道给自己挣点饭钱好了。但是是随手救了一个羸弱的男人,怎么就甩不掉了?“谢清隽,你现在的很安全的。”龚菲菲没好气的说。英俊男人点了点头,但是溺爱的眼神是几个意思?ang~还能不能够好了?她而已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的少女啊……谢清隽:夫人最好是夫人最棒夫人最健忘o(╥﹏╥)o房间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狭小的窗户里透过。。

    两只大手手02-08 连载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最新章节:第3章 同是天涯穿越狗
    一句话简介:沙雕修仙,快乐……无边众所周知,云天宗是出了名的剑绝,陆相欢做为其中的翘楚,本想仗剑而行,踏天下,观世间,以剑证道。却突然意外发现整个修界好像都不太对劲儿——宗门内,师尊是卖自像画维持生计的商演小明星,师兄是从UC惊讶部本科毕业的教育家,师姐更是走在八卦前线的资深瓜民;宗门外,有靠写虐恋情深话本子赚灵石的剑修;除了致力于于开半夜食堂,只为能吃上一口能满足肉的佛修;陆相欢:……露着她坚强微笑,做为“剑”道巅峰第一人,她还能再苟苟!【生食指南】1.1V1(主剧情流,感情线慢热);2.沙雕自由飞翔修仙文(陆尽欢脸色有些苍白的盯着少年,忽然抬起脚踢了踢少年的头,少年的眼皮微微动了下,似乎下一秒就要睁开的样子。。

    暗雎02-08 连载

  • 侯府遗珠

    最新章节:第006章
    一梦醒来,林婉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与家人走散且失去记忆的小孩子。数年后,林婉才明白自己竟然是震南侯府庶出二房的掌上明珠。站在高川河岸仰望大青山,可见青山绿树之间蜿蜒曲折的山道、若隐若现的庙宇飞檐,隐约可闻空灵的梵音在山间回荡,庄严肃穆之感扑面而来。。

    隽眷叶子02-08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