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薄酒化心愁

第三章 相逢曾相识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会客醉春楼

檐下听雨时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檐下听雨时,款洽文学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夏挽音站在廊桥一侧,拎着把团扇,慢悠悠地扇着风。荷塘的花开得正盛,但也有千姿百态之貌。阳光渐渐漫进去,在廊桥上投下些光影,夏挽音站在桥上看风景,却不知道早以掉入了别人的眼眸,独成一处风景。荷塘美景,果然很好看。夏挽音心里心里想,又忆起那个走了便再荷塘美景,果真好看。夏挽音心里想着,又想起那个走了便再无音信的人来。。...

檐下听雨时小说-第四章 薄酒化心愁全文阅读

夏挽音站在廊桥一侧,拎着把团扇,慢悠悠地扇着风。荷塘的花开得正盛,但也有千姿百态之貌。阳光逐渐漫进来,在廊桥上投下些光影,夏挽音站在桥上看风景,却不知早已落入了别人的眼眸,独成一处风景。

荷塘美景,果真好看。夏挽音心里想着,又想起那个走了便再无音信的人来。

“挽音。”

夏挽音心里一惊,手里的团扇险些落入水中。只是这声音陌生又熟悉,待夏挽音回身看去,手中的团扇却再也拿不住了。

陆明赶忙接住团扇,一双桃花眼染着分明的笑意,“可是吓着挽音了?”陆明看身前的人说不上什么滋味的表情,总有种不妙的错觉,“怎么,多年未见,挽音倒不认识我了?”

怎么可能会忘?昨日下雨还想起来的身影如今就站在眼前,夏挽音却笑不出来。

夏挽音用视线一点一点扫过身前人的样貌。那双桃花眼还是如往日一般,一笑起来就让人移不开眼。只是,不知经历了什么,身前人消瘦了些许,眉宇间多了些少年人没有的戾气。

五年时光自是也够打磨一个少年人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夏挽音想要发出点声音,一堆话堵在胸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挽音?”身前人催促着,仿佛要得出些答案似的。

夏挽音想问的太多,千言万语让舌头和嘴唇变成了一句有些磕绊的“陆哥哥”,只是这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陆……”

“夫人!您没事儿吧。”阿堇冲上来,一下拍开了陆明朝自家夫人伸出的手。

陆明吃痛,“嘶——”了一声。

阿堇丝毫不惧,看着自家夫人的神色,知道夏挽音此时有些不对,转身看着眼前这一主一仆更是生气。

“你们是什么人,怎敢光天化日之下为难我家夫人。怎么还能抢我家夫人的团扇?”

“夫人?”不待观砚和人开口吵架,陆明被这个称谓惊得脚下不稳。

陆明看着夏挽音一身淡粉丝的半袖襦裙,好似还和五年前一般,只是这个穿着淡粉色衣裙的小姑娘仿佛再也不会对着他笑了。一双温柔的眼眸却透出冰冷的视线,带着陆明分辨不出的情感,落在陆明的身上。

“挽音?”陆明的声音许久没像这样中气不足,甚至有些轻颤。

夏挽音明白,陆明在确认,确认那个自己不愿意承认,甚至更不想让陆明知道的答案。夏挽音拽住了阿堇的衣袖,把人拽了回来,神色一正。

“这位公子,按照礼数还是称我一声‘洪夫人’比较好。”

陆明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比刚才夏挽音的那一声更冷,“原来是洪夫人,是陆某唐突了。”

自己亲口说出“洪夫人”这三个字,陆明自己都觉得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陆明转身欲走,看着满目荷花,用力攥紧手中的折扇。

“洪夫人,多年之前,陆某曾答应一个姑娘一同来赏荷,却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只是没想到一转眼五年过去荷花开如昨,那姑娘,陆某却寻不到了。”

夏挽音咬着唇,语气恢复了往日的温柔端庄,“想必是那姑娘等不及了,又或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夏挽音瞧着陆明的眼眸,“陆公子也不用伤心,光阴易老,誓言易碎,物是人非,尘世之苦大抵若此。陆公子一介读书人,早该看透了罢。”

陆明听着,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陆某读书万卷,还不如洪夫人看得通透。惭愧。”陆明又看了几眼荷塘,铺在水面的荷叶连成一片,几朵荷花出水而立,迎风吐露着花香,“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高洁如此却又难以接近。

陆明把团扇递给阿堇,顺势甩开了自己的折扇,“荷花虽是花中君子,但洁身自好,拒人千里,于陆某而言不若秋菊,‘怀以贞秀枝,卓为霜下杰’。”陆明第一次摸不清自己的心思,他看着夏挽音,突然很想回京,慌乱的心脏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洪夫人……陆某就先告辞了。”说完,不等观砚跟上来,陆明转身就走。

观砚又看了夏挽音一眼,也不清楚自家大人和这挽音姑娘有什么过往,只得赶忙跟了上去。

看着陆明离开的背影,夏挽音终于没能忍住,一滴泪从眼尾钻出来。

明明昨日想起那人都是恨意,今日重逢再看见那人却是欢喜又苦涩。夏挽音抓着阿堇的手,努力站直身子。陆明,陆哥哥,你若是早一年出现该多好……

“夏姐姐!”

曹落茗走过来,莺莺跟在自家小姐身后,手里提着两盏莲灯。

阿堇看着曹小姐,又担心夏挽音,站在一旁没敢出声。曹落茗一眼便看出夏挽音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挽着夏挽音的胳膊,轻轻摇了摇。

“夏姐姐,你看,我去那边挑的两盏莲灯。买灯的人说,夜里许个愿,把点燃的莲灯放进水里,河神就能听到你的愿望。”

夏挽音看了眼莺莺手里的莲灯,调整一番心情,“落茗怎么还信这些?”

“总得试试嘛,说不定呢。姐姐晚上陪我来放个莲灯吧,灯我都帮你买好了。”

夏挽音最受不住曹落茗撒娇,揉了揉小姑娘的头,点点头表示答应了。

“夏姐姐最好了。”话音刚落,曹落茗便看见了廊桥不远处的背影和那道清瘦背影身边的仆人。“夏姐姐,你看,那就是我跟你说的陆大人。真是巧,昨日刚见,今日就又遇上了。姐姐,你说我和陆大人是不是有缘啊。”曹落茗说着,缓缓低下了头。

夏挽音把陆明和陆大人建立起联系,不由心头一酸,看着曹落茗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自嘲地勾了勾嘴角,“落茗,有缘上天自不会亏待的。”虽然这话说着,夏挽音自己都不怎么信。

陆明越走越气,又觉得自己气得莫名其妙。

分明是自己回来得太晚,如今又怎能怪罪小姑娘等不及了呢?

“大人,大人,您走慢些,我都要跟不上了。”

陆明不等观砚跟上来,先行上了马车。

观砚一路小跑着,有些喘不上气,刚到车边,就听见自家主子发话了。

“观砚,驾车,去寻个酒家。”

观砚还喘着气,“大人,又喝酒?”

“叫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

观砚也摸不清陆明的意思,驾了车就往酒家去了。

陆明坐在屋内,两三杯酒下肚,有些飘飘忽忽的,难受的心绪翻涌上来,只得再喝两口,试图把情绪压下去。

挽音,自己想要寻了五年的挽音,怎么就成了洪夫人?

陆明从怀里取出那个有些旧的香囊,几年时间,香囊的气味早已散了,细细去嗅还能闻见几丝荷花的清香。陆明瞧着香囊,恍惚间又看见绣香囊的小丫头,只是一瞬又变成了今日在荷塘撞见的洪夫人。

陆明设想过很多种重逢的方式,或许是在一个下雨天,又或许因为时间太久,小姑娘早把自己忘了,却偏偏从没想预想过,小姑娘已经嫁了人,和他人相守一生。

陆明又喝了口酒,湮灭自己没由来的自信。

“挽音,你为什么……为什么嫁人了……都怪我……”陆明喃喃自语,没忍住打了个酒嗝。

观砚看着自家大人的模样,着实觉得有些新鲜。

难怪这么多年守身如玉,啧啧,原来早就心有所属了。自家大人还真是,不出手就算了,一出手就看上了已婚的姑娘。观砚揣摩着自家大人今日的表现,听着大人的醉后心声,心下明了,平日里拒人千里的陆大人绝对藏着点少年人才有的情事。

只是,大人,想找挽音姑娘就去找,您拉着我的手不放是什么意思?别的桌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对了。您喜欢的姑娘嫁人了,我喜欢的还在某一天等着我呢……

观砚摸了银两搁在桌上,扶着某醉酒的大人起身。

“挽音,别走……”

得,还得我给您送回去。观砚把人扶上马车,驾车回府。

不知是不是在荷塘又撞见陆大人的缘故,曹落茗回府的路途始终围绕着陆明说个不听。夏挽音听着,心头五味杂陈,不好说些什么,低声应和着。

“姐姐,陆大人长得真的好俊啊。听爹爹说他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子,读得书多,也通晓音律,昨日我弹了一曲,他一听就能听明白。”

“姐姐,你说我要不要趁着夏日,去做几个荷香的香囊?”

夏挽音愣了愣神,继而又说,“做荷香的香囊做什么?落茗近日也爱上荷香了?”

“那倒不是。多做些荷香的香囊,可以送给陆大人嘛。”

对啊,香囊。自己跟娘亲学了那么久的刺绣,第一次想给某人绣个香囊,绣了好几个才绣了个不错的。看着曹落茗亮晶晶的眼睛,夏挽音想着刚才陆明的话,“既然想绣,不如绣个菊花图样的?陆大人一介文官,大抵也随陶公,喜欢秋菊。”

话音一落,夏挽音忽地有些后悔,莫名生出一份劝住曹落茗别再陆明身上费心的念头。

“陆大人跟别人肯定不一样,姐姐你放心吧,听爹爹说了,陆大人最喜欢荷花。昨日宴席上,爹爹都叫人多备了几样以荷花为素材的菜。”

“陆大人喜欢荷花?”夏挽音有些不解,但又莫名高兴。可是,刚才那人不还说喜欢秋菊。

“是啊,夏姐姐。你的绣工比我好不少,到时候可要指点指点我。”

夏挽音默默点点头。曹落茗又思索着用什么线,如何做荷香的香料,又想着该如何送出去,夏挽音听着,总觉得五年前仿佛就在自己眼前重现,便不再多言。

夜幕织上天空,洒下满天星河。

洪府的大门一开,一身酒气的洪振才神智不清地走来进来。奴仆们看着醉醺醺的老爷没人敢上前去,只有些许腿脚麻利的跑去找阿堇,连带着叫醒了刚睡下的洪夫人。

夏挽音披了衣服,吩咐厨房备了醒酒汤,皱着眉不想说话。

洪振才嚷嚷着,又听不清楚嚷些什么,待夏挽音听到些“纳妾”的言语之后,实在懒得再管,回屋去了。

与此同时,一道合影踏着屋顶,身轻如燕翻过几条街,落在了一处精致的小院内。

庭院的亭子中,坐着个人,一身青衣,正在煮茶,丝毫没被来人吓到。

“大人。”

“你回来了。”陆明沏了一杯茶,轻嗅茶香。明明是夏日,陆明的眉目之间仿佛结了层寒霜。

陆明抿了口茶,“查的如何?”

“回大人的话,京城递来的消息进了洪府。洪府是洪振才的府邸,洪振才是沈夫人的兄长,所以沈大人按关系是洪振才的妹夫。属下带人跟了洪振才几日,洪振才几乎日日与人出游喝酒,常去的也都是几家青楼烟花之地,没发现什么问题。洪府只有一位洪夫人在家,看起来洪夫人和洪振才的关系并不是很好。需要从洪夫人这边入手查吗?”

“洪夫人?”陆明暗自问了一声,一时出神把手烫在了茶壶上。

“洪夫人今日在何处?”

“回大人话,洪夫人今日和曹小姐去了荷塘赏荷,二人正午之前便回府了,之后洪夫人便再没出门。”

陆明沉默许久,没说话。夜色深沉,衬得陆明整个人都很冷清。

“大人?”

“你去拟一份请帖,明日一早送到洪振才手上,告诉他,我在醉春楼请他喝酒。”

“是。”

“行了,下去吧。”

“大人,来之前,郎中叮咛过,您切莫再熬夜了。”

感受道一丝冰冷的视线,黑影适当闭了嘴,转眼便消失了。

陆明放下茶盏,望着天上一轮明月,半披散开的发丝随风起伏。

挽音,这么些年,你究竟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会客醉春楼

热门

  • 御夫

    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 别把我当女儿!
    拿回来的未婚夫飞到了人家锅里,她忍!闪电定亲,被嫁给了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是可忍,孰不可以忍!十七岁后,她的志向是残害苍生十七岁后,她只想先残害掉这个装作纯良的腹黑大叔。%%%这是琴儿的第六本书,坑品看的见,快所有收藏吧!谢谢您!“御”字系列此外四本《御佛》《御人》《御主》《御宠》,评论交流大家赏鉴!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粉笔琴01-21 完本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最新章节:第六章节 幸灾乐祸
    晏七寻五十二岁那一年丧命实验室事故,投胎转世成一个中国古代耕读之家的小农女,八岁那一年家中一场大火后,她莫名的感觉完全恢复了上辈子做为科学方法家的记忆,接着她意外发现,真巧,她全家都完全恢复前生记忆了。 再接着她意外发现,她亲爱的我的家人们个个皆大佬们。 爹是祖龙,娘是泰斗,大哥是始皇太子,姐姐是绝世神医,妹妹是良阆仙葩,二哥直接是神仙。 晏七寻会觉得自己经常因为还不够牛X看起来与亲爱的我的家人们格格不入。 但是没关系,狠狠的打脸升级后靠你们,种地基建还看我。学神则表示,拼爹躺赢的日子,挺好的滴。晏七寻倚在茅草土房的堂屋门框边,看着外面的沥沥秋雨,心里万分惆怅。。

    郭怕肥01-21 连载

  • 我的2吨钢铁直女

    最新章节:第6章 林枫被揍
    【体重2吨内心却是小可爱的的外星超能机器人VS表面稳重但内心疯狂爱疯狂吐槽的地球人类】数字编号JF409战争结束严重受损掉入地球,被某逃犯人类机械研究员捡回去了家。自从把这个机器人捡回去来后,林枫每日就过上了易燃品易燃易爆的日常……第四天,阳台炸了。第二天,电视炸了。第四天,厨房炸了。林枫捂额:都给我住手!你什么都不许碰!409:哦~~好叭~~望着缩在角落里画圈圈的409,林枫突然心里一软:也不是,我是说了什么都不许碰,除了我!从身型来看那是一个男人的身高和体型,他从草丛中跑出来后,露出了一张带着些许污渍却不失英俊的面庞。。

    一缕冥火01-21 连载

  • 亲爱的安东尼

    最新章节:第六章 霖大1
    据说,那个时候我们都曾是某个人的初恋又也许是,爱着某个人的少男少女安梓杰:“你好,林栖,我是安东尼”。林栖始终我以为自己的笔友是个女孩,没想起会是眼前这个阳光帅气逼人的男生。性格相反地的两个人在信里是知己,在现实中又会如何?下课铃一响,同学们突然就活泼起来。数学老师还在黑板上继续讲解着未说完的题。。

    徐木栀01-21 连载

  • 这个皇后要翻天

    最新章节:第6章 见二伯
    顾露晞恨毒了顾露景这个名字,顶着这名字,她一刻都不能够忍。本来她想改回本名,可当然这身体是顾露景的,顾露景了捂死了自己,再任她抢自己的名字,确实不最合适。因为顾露晞勉为其难,将自己的名字改成顾露晚。伴着“咯吱、咯吱”的响声,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直延伸到湖中的八角亭。。

    珞小淼02-07 连载

  • 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

    最新章节:第6章 她所求
    (双宠爽文,双强,你要的这里统统有。。)上辈子,木槿有眼无珠,被人借助落个个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复活后木槿说自己,她要定要护住家人已不再重蹈覆辙。仇人位高权重?没关系,那就给他们一无所有,体会到云泥之别。一双妙手,医行天下,想死的她不让,不想死的看心情。报仇雪恨路上,一不小心捡了顺心郎君,图了个名满天下个千古流芳。......“世子,真要娶魏犯花痴吗?据传粗痞不堪入目..”笑眼迷蒙满面柔情,“不堪入目?不妨事,爷一个人独赏芳华。”风云诡异的京都城、终于等到意外发现个有趣的的人。“小姐,您真要嫁那纨绔世子?据传一无是处...笑吟吟伞轻轻上挑,忍冬朝对方微微颔首,随即迈步从对方身旁走了进去。。

    莫西凡02-07 连载

  • 恩人是条鱼

    最新章节:第6章 荷包
    在自己地盘活得好好的的锦鲤妖,突然之间被拉进另一个世界里——鲤鱼:天道,你出!你究竟要干啥?!天道:……用户不在服务区……众人:这、这么是传说中的——众妖:瑟瑟发颤……某人:啊,活回来了!一条鱼被拉进另一个世界,有意间救孩子后被“以身相许”的故事……凌晨的老城区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年人和上班族。不存在什么夜生活也就没有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除了路灯之外,就只有便利店的灯光还亮着。。

    醋拌小米辣02-07 连载

  • 第45章 出发

    最新章节:第6章 荷包
    心里存着修炼和柳知意那回事,孟则衍今天完成工作的时间特别早,不到五点钟就已经坐在靳璃现在住处的沙发上。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靳璃也没说别的。难得当了一回体贴的老大,示意张嬷嬷跟林宝泉,可以开饭了。六点钟,靳璃三个人去到孟则衍和赵辞亦现在的住处。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靳璃也没说别的。难得当了一回体贴的老大,示意张嬷嬷跟林宝泉,可以开饭了。。

    醋拌小米辣02-07 连载

  • 嫁冠天下

    最新章节:第六章 双双归家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云霓02-07 完本

  • 末世玄学大佬在年代文躺赢

    最新章节:第6章传说中的黑市(1)
    龚菲菲,末世生存王者,死了之后睁开眼睛眼睛,很好,她又活了回来,活在缺吃少喝的年代。雷系异能还在,吃吃喝喝不愁,一切都很完美的。而已,这世道是怎么了?成精的东西也不是一件两件,还明明都被她碰上,能咋办?来都来了,收就收了吧,顺道给自己挣点饭钱好了。但是是随手救了一个羸弱的男人,怎么就甩不掉了?“谢清隽,你现在的很安全的。”龚菲菲没好气的说。英俊男人点了点头,但是溺爱的眼神是几个意思?ang~还能不能够好了?她而已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的少女啊……谢清隽:夫人最好是夫人最棒夫人最健忘o(╥﹏╥)o房间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狭小的窗户里透过。。

    两只大手手02-08 连载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最新章节:第3章 同是天涯穿越狗
    一句话简介:沙雕修仙,快乐……无边众所周知,云天宗是出了名的剑绝,陆相欢做为其中的翘楚,本想仗剑而行,踏天下,观世间,以剑证道。却突然意外发现整个修界好像都不太对劲儿——宗门内,师尊是卖自像画维持生计的商演小明星,师兄是从UC惊讶部本科毕业的教育家,师姐更是走在八卦前线的资深瓜民;宗门外,有靠写虐恋情深话本子赚灵石的剑修;除了致力于于开半夜食堂,只为能吃上一口能满足肉的佛修;陆相欢:……露着她坚强微笑,做为“剑”道巅峰第一人,她还能再苟苟!【生食指南】1.1V1(主剧情流,感情线慢热);2.沙雕自由飞翔修仙文(陆尽欢脸色有些苍白的盯着少年,忽然抬起脚踢了踢少年的头,少年的眼皮微微动了下,似乎下一秒就要睁开的样子。。

    暗雎02-08 连载

  • 侯府遗珠

    最新章节:第006章
    一梦醒来,林婉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与家人走散且失去记忆的小孩子。数年后,林婉才明白自己竟然是震南侯府庶出二房的掌上明珠。站在高川河岸仰望大青山,可见青山绿树之间蜿蜒曲折的山道、若隐若现的庙宇飞檐,隐约可闻空灵的梵音在山间回荡,庄严肃穆之感扑面而来。。

    隽眷叶子02-08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