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家传说

分类:耽美彩虹 最新章节: 第四章 暗算 更新:2022-11-25 15:21:43

作者:垂天之主
编辑:北溟有鱼
点评: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大世家传说情节预览

这是一个三国鼎立的皇权时代,天下间有缙云国、唳云国、楚国三分天下,独霸一方,他们是这方天地的主角。

在三国之外,还有可以操纵亿万百姓意志的三神山。三神山山主是一位活了百年的老怪物,武功奇高,乃是当世第一高人,而他仅仅只是三神山的第二代山主。他的师傅第一代的三神山山主,曾经小试牛刀操控天下,甫一出手就让三国数百万的百姓丢了性命。为了对抗这个神秘而强大的组织,三国定下了每五年一次的三逐会盟。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会盟的性质也在渐渐发生改变。

在这些势力之外,还有雄据北方的异族也落部,在北方草原虎视眈眈地俯瞰着缙云国与唳云国。而在缙云国负责抵挡北方异族进攻的便是虎贲军的统帅、缙云的七皇子晋王李晙。

虽身为皇子,立下赫赫战功,又是当今皇帝和皇后所生的嫡子,但这个皇子自小便不得他的父皇与母后的喜爱。

现在的东宫太子乃是先皇后陆氏嫡女陆芸的嫡子李皞,先皇后陆芸与现在的皇后陆坭是宰相陆家的嫡庶姐妹,自小关系就不和睦。这陆坭能够凭借被打压的庶女身份成功逼死先皇后,嫁给晏平帝,想必是有一些手段的。

李晙还有一弟,与其同父同母,并且深得他母后的喜爱,是为十一皇子陈王李皌。不过因为晏平帝的命令,自小二人关系便十分疏远。其实不止是李皌,皇家所有人都收到过晏平帝的警告,他这是在刻意孤立李晙,而为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海晏河清,四海升平。

缙云国晏平十八年九月,太子李皞的长子于谷雨时节出生,生来体弱,时不时地生病,这让李皞很是紧张。而就在他为儿子神伤的时候,他的父亲晏平帝却在朝会上无缘无故地把他斥责了一顿,同时还撤职了一批效忠于他的东宫属官,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晏平帝帝王心术,在他的心里只有他自己,因此这让深知他为人的李皞大感头疼,这晏平帝莫不是想要换个太子?

数日后,太子的表弟,宰相家的长子陆通来求见他,陆通是李皞的死忠,因此李皞全无怀疑地便让他进来了。

“殿下,臣截获了晋王送到京都的密函。”

李皞还有些奇怪,此时的他与李晙还算是暗中的合作关系,陆通这不是打自己人吗?不过陆通已经将密函交给他了,打开看看也是无妨。

熟料,看完之后,李皞雷霆大怒,“好啊,翅膀硬了,敢告我的黑状了!”

陆通说道:“殿下,臣也受到了消息,此次押送饷银去定云的乃是户部的张如,此人先前孝敬了两万两给您,但现在前方传来消息,他负责押送的五十万两白银到达定云的只有不足五万两,将近四十万两白银不知去向。”

“张如呢?”

“人已经死了,不知是被灭口还是自裁。臣只怕他们顺着这条线索查到太子身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真是平白无故地惹了一身腥。

“眼下晋王已经注意到了此事,还上书陛下,殿下,须得尽快拿个主意,否则,否则地位难保啊!”

太子眉峰一沉,问道:“你说怎么办?”

“殿下,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除掉晋王!”

李皞睁大了眼睛,震惊过后,便开始思考此事的可行性。

“殿下,莫要犹豫。定云太守的奏折肯定到不了陛下面前,趁着此事还没有太多人知晓,我们只要除掉晋王,其他人绝对不敢与您作对!您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泶儿和我姐姐想一想啊!”

晏平帝的压力还在面前,一直生病的李泶,这些种种加起来终是让他下了狠心,说道:“我这去找父皇请旨。”

李皞本以为还得多磨几遍晏平帝才会同意让他去晋阳,熟料这位帝王就像是早有所知一样,半点怀疑都没有地就下了圣旨。李皞见他这么干脆便有些犹豫,但是此时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了,或许这是晏平帝给他的最后机会。李皞精神绷地太紧,已经完全不能思考。

十月,太子李皞奉帝命前往晋王李晙驻地晋阳城宣读劳军圣令。

虎贲军中军大帐,晋王李晙高坐帅位,帐下有亲卫军统领秦峣、镇北将军符梁、镇东将军何泽、军师张广四人在侧。

“太子此来,怕是来者不善。”

张广是太宗皇帝晚年的登科状元,初被授予翰林一职,未及三月,太宗皇帝病重仙逝,晏平帝继位,翌年新开恩科,太宗旧臣皆不得用。

晏平十三年三月,北方也落部叩关,刚过不惑之年的张广感慨自身满腹才华不得施展,于是愤而辞官,投身军旅。当时晋王于军中已小有威望,故投效于晋王,为晋王所重,拜为军师。

一缕灰白长须,一身天青色长衫,衣角处细看还有被遮住的补丁,一副书生相貌的便是军师张广。

“太子是奉皇帝的命令前来劳军的,怎么会是不善?我看这不仅是善,而且是大善!”一脸络腮胡子、说话大嗓门的便是镇北将军符梁。

张广别过脸去,特别不愿意跟这个缺根筋的大老粗说话。

镇东将军何泽也说道:“自晏平十四年以来,虎贲军粮饷已连续五年削减,如今太子奉命劳军,说明陛下还是念着虎贲军的兄弟们的。”

秦峣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晋王亲卫军统领,不是晋王心腹是不可能担任的。作为跟随晋王最早的属下,他显然了解一些其他人所不清楚的内幕。

晋王抽了抽嘴角,结果刚别过脸就看见秦峣也在撇嘴,不禁问道:“秦峣,你……”

秦峣突然被点名,脑海一空,回道:“属下没有意见。”

谁问你有没有意见了?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不满皇帝。

张广显然是不认同何泽的看法,他反驳道:“晏平十三年冬,我军数月坚守苦战,方才打退也落部的进攻,从而取得大捷。王爷回京受赏,取得晋王虚位。且自那之后,朝廷不仅不抚恤虎贲军,反而连年削减军费开支,就连还没上过战场的预备军都比我军军费高出一成,何况此时又非战时,圣上岂会无缘无故嘉奖劳军?”

符梁没心没肺地说道:“兴许是圣上觉得咱王爷亏了,想补回来呗!我说,你们文人就是心眼多,对你不好的时候叽叽歪歪的,对你好吧又觉得别人居心叵测,你看你这胡子都白了一大把了,就是你整天小心眼东想西想愁白的。”

“哼。”张广冷哼一声,特别不愿意搭理他,更不想与他理论。

何泽说道:“正是。三逐会盟时,王爷立下大功,陛下却因楚皇之事责罚王爷,想必是因此想要弥补。”

分析的倒是挺到位的,但……

“就算是要弥补,又岂会劳动太子大驾?”张广依然不肯相信。

太子与晋王不和,朝野皆知。

“想必是因为王爷屡次立下大功,陛下看重,想要修复太子与晋王的关系。”此言一出,众人便无话可说,非是认同何泽此言,而是因为反驳就意味着在挑拨太子与晋王的关系。

晋王左瞧瞧、右看看,见众人皆闭口不言,便总结陈词道:“既然来了,就得好好招待,秦峣,备好酒席,迎接太子。”

“是,属下遵命。但……”秦峣犹豫道。

晋王奇道:“有话就说。”

“是。军中已数月不曾见过肉食,此番太子前来,是否需要派人采买?还请王爷示下。”

那自然是不要,谁要花那个钱招待他?从来只有李晙打别人的秋风,哪里轮得到别人来占他的便宜。

未等晋王回答,符梁便抢先说道:“这还用问吗?那当然得去啊!那可是太子,金尊玉贵、细皮嫩肉的,能吃得惯我们这些大老粗的东西吗?”

秦峣瞥了他一眼,当做没听到。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

符梁闻言,险些被自己的唾沫呛住,他不敢置信地说道:“我?王爷,您不是开玩笑吧?末将哪是这块料啊,您让末将买肉,好比让军师上战场拼杀,他是那块料吗?这不是送人头吗?”

莫名其妙被送人头的张广越发不想理他,甚至都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会不会举例子?不会可以不说。

晋王露出一个鼓励般的笑容,说道:“本王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个艰巨的差事。”

晋王此言便是代表他已经做出了决断,众人跟随晋王亦有数年光景,自是清楚。符梁见事不可改,便委屈道:“王爷打算给末将多少花费去置办?”若是少了,我可不干。

晋王微微一笑,说道:“军中粮草情况想必诸位都很清楚,那是我军根本,自是不可乱动;饷银本就不足,又将临近年关,更不能动。所以……”

晋王笑的灿烂,众人便明白他这未竟之语是什么意思了。

符梁更是如丧考妣,晋王这是让他空手套白狼啊。

符梁满脸愁容地走出帅帐,何泽紧随其后。两人的营帐在不同方位,是以走出大帐不久便该分道扬镳了。何泽冷不防被符梁抓住了衣袖,便疑惑问道:“符兄抓我作甚?”

符梁一脸憨笑,说道:“兄弟,借点钱?”

何泽一把抽出自己的袖子,冷淡道:“你先把去年借我的还清再说吧。”言毕,便要离去。符梁自是不肯,继续说道:“那点钱我还能昧你不成?你也看到了,这招待太子可是大事,你这为人臣子的不得表示表示吗?况且,若是兄弟搞砸了这次差事,王爷怪罪还是小事,得罪了太子,不仅你我没有好果子吃,还要连累王爷!王爷平日待你可不薄吧?你怎么忍心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给他拖后腿?”

何泽似是有些意动,他沉思良久,最终从长袖中掏出一把钱,攥在手心放在符梁手上,义正辞严道:“符兄,万望不辱使命!”语毕,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

符梁乐呵呵地说道:“放心,放心,我办事你放心。”

结果,摊开手掌一看,才三文钱。

“乔家小娘子,嘿嘿。”符梁依靠在一家农户的门扉上,一脸憨厚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笑道。这般嬉笑的模样活似个憨货,不了解内情的还以为他是在发春。

乔氏正在院子里面喂养自家的小鸡仔,就听到敲门的声音,普通农家的小院自不能与那些高门大户相比,来人若是有些许歹意都是可以凭借蛮力直接进门的,只是这农家小院一般都无甚余财,只堪堪糊口,也不会有什么人不讲究地去为难他们。对于官兵的敲门,乔氏还是颇为意外的,却并不感到害怕,晋阳是七皇子晋王李晙的封地,在他的治理下,还没有什么人敢为非作歹,这敲门的将军她也是认识的,镇北将军符梁。这个名字在晋阳还是非常出名的,虽然符梁对此并不感到开心,因为他脑袋转的慢又喜欢唱反调,没少被李晙罚去给百姓们干活,因为这混不吝的性格让他在百姓中有一定的知名度。问清来意后,乔氏颇感为难地说道:“符将军,不是我不肯卖,只是你这价钱……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这一只公鸡在晋阳城那至少得卖到三十文钱,符梁就三文钱,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

晋阳城是晋王封地的中心,这按理说所得赋税都属于晋王。然则这晋地连年战火,地方被一分为四,北边常年被也落部侵扰,东边有唳云国虎视眈眈,就连南边的楚国也不甘寂寞。群雄环伺,百姓困苦。张广说晋王没有实封其实并不十分准确,晏平帝封李晙晋王,这晋地的赋税按照规矩自然是全都要交给晋王的,但帝王权力也就在这里,晏平帝狠就狠在明知这晋地是个什么光景,还故意为之,却又让群臣说不出话来。这赋税在晋阳不过是一个空壳名头罢了。

烽火连年、百姓食不果腹,哪里来的赋税可交?且处于众国交界之处,为安定民心,李晙早已许诺,十年不收赋税,这才使得战火下的百姓没有四散离去、投奔他国。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以晋阳为代表的晋地总算是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张广曾经提议李晙,眼下晋地已重新繁盛,是可以征收赋税的,但李晙却拒绝了他的建议。李晙曾跟他说:人无信不立。他是晋地的王,代表着朝廷的脸面,是要对百姓们负责的,说出去的话岂能反悔?

晋王治军甚严,晋阳既是他封地的中心,也是驻军所在,五年的休养生息也让百姓们对李晙倍感信服,军民关系十分融洽,因此,百姓并不畏惧官兵。

符梁也知此事确实为难,便转移目标抓起地上的小鸡仔,憨笑道:“你看,这个卖我如何?”

这小鸡仔自然是不能与大公鸡相比,按照成本价钱折算,这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鸡可能还不值三文钱,因此乔氏爽快道:“这鸡仔也不值得几个钱,便送于将军了。”

符梁连连摇首,说道:“使不得使不得,这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可是要挨军棍的,这钱你拿着。”

乔氏推拒道:“这鸡仔值不得这许多钱,我不能收。”

符梁想了想,说道:“我看那边有许多鸡蛋,你再给我一个鸡蛋如何?”

乔氏闻言,十分爽快地拿了三个鸡蛋给他,符梁怕乔氏吃亏又退回去两个,估摸着这点东西差不多有三文钱,这才满意。乔氏推拒不得,只能收下。符梁拿着小鸡仔兴高采烈地向军营走去,高高兴兴地向晋王复命去了。至于李晙见到他开心还是不开心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十月初九,寒风刺骨,虽还未下雪,但凛冬的寒凉早已如期而至。

众将士皆神情肃穆地立于城外,迎接太子的到来。

直到未时,太子一行人才姗姗来迟。

与预想中不同,此次太子前来并未使用太子的专属仪仗,而是轻车简骑,仅有近百护卫追随。但太子出行乃是大事,沿途必然会有重重侍卫守护,之所以没有见到或许是因为后面护卫的人尚未跟上来。

太子身披黑色大氅,内着月白色绸缎锦袍,虽风尘仆仆,不掩威严尊贵之气。

因盔甲在身,晋王带领众将士只简单行了军礼便罢,好在太子并不计较,也没有想在礼数上为难众人,只简单寒暄两句便在晋王的引领下向军营走去。

北方的十月正是寒风肆虐的时节,凛冽的冬风到了晚上能把人直接送走,因此这宴席便设在了虎贲军的驻地中军大帐内。原本这宴席是应该要设在城内太守府中的,但晋阳太守魏崇年派遣信使请示太子之时却被驳回,甚至连太子的下榻之地都设在了军营中,这倒是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理说,太子与晋王的关系相看两相厌那都是轻的,见面没打起来就算是顾忌体面了。而就算是按照众人的猜测太子是来修补兄弟关系的但也用不着连下榻都在营中吧?毕竟李晙早就将营中清苦的事情告诉给了太子,话里话外都是暗示他不要来这讨人嫌,可太子还是来了。不管众人如何猜测,这上面既然有命,那也只能听从。

毕竟是在军营,这一切礼数都只能从简。宴席也只设了一桌,桌上摆的倒是满满当当。太子坐于主位,晋王在其左手位,其次镇北将军符梁,再次军师祭酒张广。其右手位坐着的是跟随太子一起前来的丞相陆文安之子陆通。陆通的下首坐着的是晋阳太守魏崇年,其次镇东将军何泽。秦峣是晋王的亲卫军统领,担任警戒任务,不在席上。

天气寒凉,这热菜都是在太子入座后方才一道道地端上来,原本就满当当的饭桌瞬间便摞了两层高,待所有菜上齐后,宴席才开始。

这盘子摆的倒是不少,可怎么没看到几块肉呢?魏崇年注意到这奇怪的一幕却不敢吭声,心里也有些幸灾乐祸,想要看晋王笑话。

魏崇年的曾祖父是缙云国开国的财神爷魏喻,魏家一家便独占天下财富的二分之一,富可敌国说的便是魏家。只可惜魏崇年的祖父只是魏喻的庶子,他的父亲也是祖父的庶子,父祖皆早逝,他依附于现在的魏家嫡长子魏光禄,方才混得太守之位,只是这治所却是没法选择了。

晏平十三年,也落部大举南下,防御北方异族的第一道关卡定云城危在旦夕,也落部围困定云城达半年之久,原定云太守战死,晋阳太守不得不赶赴定云稳定民心,后也战死。也落部退去之后,晋王便正式统领虎贲军,驻扎晋阳。魏光禄有鉴于此,才派魏崇年担任晋阳太守,本想让他掣肘晋王,借机敛财。谁曾想晋王竟直接下令免收晋地十年赋税,且晋王威望日盛,治理又严,魏崇年胆小怕事,只得偃旗息鼓,不敢稍有动作。

魏光禄效忠的是太子,魏崇年也算得上是太子的人,所以对于太子没有选择在太守府落脚也是大感意外。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晋王,这桌宴席可称得上是慢怠太子了。

果然,太子眉头一皱,问道:“七弟,这是何意?”

晋王似是早有预料,不慌不忙地答道:“本王早就说过营中清苦,让太子见笑了。太子若是不满,可以去太守府,那儿的伙食可比这儿强。”

见笑?这是见笑的事吗?太子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刺他道:“难怪七弟每次回京,都如饿虎扑食一般,原来还真是饿的狠了。”

晋王憨憨一笑,似是完全没听出他的话外之意,仍旧笑盈盈地回道:“太子见笑。天气寒凉,这饭菜还是趁热吃的好。”

皇子争锋,其余人在桌上皆不敢多言。

这饭菜还没太子路上啃的干粮好吃。太子尝了一口炒鸡蛋后,忍不住又道:“七弟,平日便是如此饮食?”

晋王扒了一口白饭,努力咽下去之后才说道:“自然不是。”

太子就呵呵了,“哦?那七弟这是?”

“太子有所不知,营中清苦,这些东西平日里自然是吃不上的,今日也是托了太子的福气才有机会吃上这许多美食。”

这也叫美食?晋王再三强调营中清苦,太子也不好总是借机发难,只得闷闷不乐地安静吃饭。但晋王作为主场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一下太子的。

“太子,请。”晋王本想夹一块小鸡肉给太子,奈何小鸡太小,伙夫便没有将它分开,是以晋王直接夹了一只鸡放到太子的盘中。

太子勉强笑了笑,顺势从稀汤寡水的炖鱼汤中捞了一条小鱼夹到晋王碗中,说道:“七弟还在长身体,要多吃点。”

晋王最讨厌鱼刺了,太子还将全身是刺没有什么肉的小鱼夹给他,摆明了是要来一出兄友弟恭。但太子所赐,又不能不吃,晋王瘪了瘪嘴,说道:“多谢太子。”

看到晋王吃瘪,太子似乎觉得心情舒畅了那么一分,连干柴咬不动的小鸡都觉得没那么难吃了。

一顿饭,在两人虚伪的关怀中终于结束了。

大世家传说试读章节







热门

  • 重生之位面商店

    简介: 上一辈子,寒露得了个了严禁的宝贝,只可惜她自己不明白,宝贝还没彻底滴血认主,就在懵懂无知中被小姐妹抢去,最后落个个凄凄惨惨戚戚的下场...幸好,受大神幸运女神,她复活啦,再次在一切未突然发生前,她从水渠里爬出的那个上午...从此便重新开启了她浪到飞起的一生!什么?次元空间任务?大字不识的农家孤女要当皇帝?卧槽,惹不得惹不得!什么?深入探索新次元空间?新次元空间的虫虫真特么残暴!味儿也美?!什么?地星突然开了家很很很奇幻世界的店铺?那店铺与国家合作?……系统之上又有什么?深入探索一切未知,因为未来如何,期待……你的直接加入...本文大女主文,快穿与现实齐头并进,无CP噢十点以后的户外,路面的温度高达五六十度,空气干燥而炽热,阳光直晒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疼。。

    菽儿宝贝03-27 连载

  • 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简介: 四更天过,莫要出门时。死了更夫,又来打手,刘老板了缩在墙角瑟瑟发颤……千筹智,千般谋,也抵但是小小一个乔今春。阔别两年,乔二小姐借尸归来时。留证惩恶,报死后的血海深仇……秋夜风凉,没坐一会儿,他便被嗖嗖的巷风吹得紧裹衣袍。。

    忘机奶奶05-16 连载

  • 仙途缥缈录

    简介: 从山村中走出来的平凡普通少年,如何一步步在仙道在披荆斩棘。踏往仙道,所为何来。 当求快意人生,消遥天下! -------------------------------------------

    残阳无限10-09 连载中

  • 离弦歌

    简介: 她本西海公主,有着一生无忧的好前程,可明明嫁予了火神尊太子。她本不愿嫁,他本不愿娶。 可明明摊上两个倔犟爹.. -------------------------------------------

    曦娥09-29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