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娇女

分类:短篇文学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妄想 更新:2021-10-19 20:17:44

作者:夜纤雪
编辑:海浪无声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吾家娇女情节预览

晏萩一直揣测,这位堂姐要弄死她的原因是什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们前世结了仇,堂姐重生回来报复,虽然前世的事,晏萩一点都不知道,但是有些因果还是要承受的,谁让她一脚踩空,从楼上滚下去,然后莫名其妙的接收了这具身体呢。原本想可以收拾晏芗了,她却收敛了,弄得晏萩抓不住她的把柄,没办法收拾,只能在院子里安插眼线,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楚王妃表情微僵,道:“母妃身体有些不舒服,仪嘉素来孝顺,就留在宫里照顾她祖母了。”

晏萩病弱,晏芗仍不肯放过她,冬日寒冷,她捏着冰块,塞进晏萩的襁褓里,冻得晏萩高烧不退,喝了半个月的苦药,才退烧,没有病死;晏萩半岁时,晏芗趁人不注意,想要捂死她;七个月时,晏芗用绣花针扎她,疼痛让她哭得嘶心裂肺,险些一口气喘不过来,死掉。这位堂姐三番五次的下黑手,想弄死她,直到她会讲话了,这位堂姐害怕她告状,才收手。晏萩的小命,这才有一定的保障,不用时时担心晏芗来害她。

太子妃见状,哑然失笑,“好吧,那你就留在这里陪潇潇。”将长子次子打发走,“小三,带潇潇去玲珑阁玩吧。冬梅,送三公子和晏小姐过去,哦,高城也一起去吧。”

羊肉难道就不油腻了?晏萩干笑道:“我想吃银杏山药。”

看着晏萩在太子妃面前如此得宠,在座的夫人们眼中有着一丝羡慕,却没有其他心思,盖因,她们也曾把自己的女儿、孙女什么的带过来讨好太子妃,自认比晏萩更可爱、更俊俏、更懂事,可是太子妃淡淡的,不见得有多喜欢。

南平郡主摔一跌,并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大夫都说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南平郡主舍不得,每日喝保胎药,才勉强将孩子留住;可惜仍不足十月,生下了晏萩。

闲话了几句,婢女进来,请众人去饭厅,晏家的早餐品种繁多,光粥就有五种,配菜八碟,还有银丝卷、鲜肉包等主食;一家人安静地吃完了早餐,南平郡主问晏老夫人,“母亲,您可有什么吩咐?”

这时,婢女通报,太孙唐礼和二公子唐礿来了,两人进来规规矩矩的给太子妃行礼请安,太孙唐礼年满十三岁,是个少年郎了,穿着紫色锦衣,腰扣玉带,相貌俊秀,温文尔雅,令人见之便心生好感;至于九岁的二公子唐礿看不清相貌,因为他鼻青脸肿的。

“小人儿那来得这么多的礼数,仔细累着,潇潇呀,快过来,到祖母这里来。”晏老夫人对这个病弱的小孙女非常的疼惜,曾为了给她祈福,去寺里吃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素斋,平时也常吃斋念佛。

“舅母抱。”晏萩怕摔。

晏萩点头,“记住了。”

知子莫若母,太子妃哼哼两声,懒得拆穿他,道:“你这样子,就别去前面了,回你院子里歇着去吧。”省得到外院去丢脸,然后再被太子训一顿,“老大,带你三弟出去。”

“哦,那我请你吃熏羊肉,也很好吃的。”唐祉舔舔嘴唇道。

“我不去,我要在这里陪潇潇。”唐祉抱住晏萩的小短腿道。晏萩嘴角微微抽搐,抱大腿不是这么抱的好吗?

晏萩点头:“嗯,女儿知道。”

晏萩娇声反驳道:“才不是呢,潇潇是想舅母了。”高城县主在一旁撇嘴,就知道讨好卖乖,真是个矫揉造作的下贱胚子。

晏萩知道这个庶出的小姑母是个拎不清的,并不在意,跟着母亲,向楚王妃和高城县主行礼,“给楚王妃请安,给高城县主请安。”

二门处,停了一辆翠幄青绸银顶朱轮车,婢女扶着南平郡主上了车,接着把晏萩抱了上去,南平郡主的贴身丫鬟翡翠和晏萩的贴身丫鬟甘草跟着上了马车。

“潇潇昨晚睡得很安稳。”晏萩娇娇地答道。潇潇是晏萩的小字,是她的外祖母荣王妃特意去广济寺,请那里的高僧为晏萩取的,希望能借佛祖的力量,保佑小外孙女儿平平安安长大。

吾家娇女相关资讯

吾家娇女试读章节







热门

  • 仙家日月长

    简介: (仙无偶有系列文)大众版自小世界到大世界求道的葭月,才得了个好师傅,体会到作为自己人的温暖,就在一次赏月亮中,获知了一个事关三生天生死存亡的预言。从此,她的修仙之路就多了个包袱,那是为制止三生天被被吞噬而修练。好懂版玄明不可名状,归墟原可天尊。忘魔川上睹真颜,虫域打成一片。喜相见流波山,悲离散九重天。四方天外仍有天,梦游中诸天忽见。注:有男主,不喜勿喷!领头的是一条墨绿色的宝船,除了帆顶上的七彩梵音铃,瞧着跟后面的小船无甚差别。。

    君有一言10-08 连载

  • 表哥万福

    简介:

    犹似09-12 连载

  • 重生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简介: 被丈夫残忍推下高楼的金牌命理师,重回十七岁,意外重新开启观气之能。

    一抹冰绿09-23 完本

  • 凤花锦

    简介: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楚潆10-05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