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丧尸来种田

分类:奇幻小说 最新章节: 第八章 蔡婆子 更新:2022-05-12 16:51:11

作者:彩虹鱼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半个丧尸来种田情节预览

伴随着体内逐渐扩散的冰冷和腐朽,花云鼻尖升腾起自己万般嫌恶憎恨的臭味,眼角一滴泪滑落,那道身影被自己推上去后早已消失,眼前死一般的静谧,最后一滴泪在蠕动的脸颊上滑落,开始僵硬的手吃力按下衣角隐蔽的按钮。

死也不要…

“嘭——”

痛死我了!

意识消散,花云陷入沉寂,不知过了多久,五感慢慢归位,隔着沉重的眼皮能感受到光亮,两边耳朵里钻进仿佛遥远却尖锐的叫声。

难道我没死?

又是一阵绞痛,花云本能的想张嘴,甚至感觉到牙床痒痒,尤其是…犬牙!

一个哆嗦,自己真的尸变了?

可是…为什么还有意识?还有…额头肢体不断传来的剧痛…难道自己直接变成了王者?不要啊!

普通的农家小院,一群男女围着几个人。其中两个成年男女双双跪在一对老夫妇面前,垂首哭泣,身子不断战栗好似秋风中的黄叶。两人身后,两个男孩一个女孩悲愤的伏在一个女孩身上。

躺着的女孩,头发凌乱,衣裳脏污,双目紧闭,看不清面容。可看得清的,是额头的伤,身上的血迹,还有那副干瘪的身材。

“娘,娘,云儿她不是有意的,她是饿极了,才…都是我们当爹娘的不好,您就饶了她这一遭吧。”

“是呀,娘,都是我没看好云儿,她也受了教训,下次绝不敢了,您高抬贵手饶了她吧,媳妇求您了…”

说完,妇人不停磕头,声声作响,很快原本就青紫的额头渗出血丝。都是自己没用,要是将云儿喂饱了,她哪会做出那样的事儿?又怎么会被婆婆教训?眼下不知孩子怎么样了,要是有个万一…万氏的眼泪苦似黄连。

老妇人冷着脸:“花家虽是小门小户,可也是有规矩的人家。谁家的孩子天天吃吃吃,就知道吃没个够,抢食不说,竟还偷上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万氏的男人,花长念悲声道:“云儿还小…”

一旁一道尖利的女声讥笑道:“还小呢,都十多岁的人了…”

另一道女声接了去:“虽然十多岁了,可这脑子不是不灵光吗?大嫂忙着几个侄子侄女,忘了教这一个咱都理解,可是…”

又一道女声:“这败坏家风的事儿万一传出去…就怕小妹的亲事…”

老妇人本就冷若冰霜的脸更冷了三分:“老大,娘这些年可没对不起你的,别忘了你小时候高烧若不是娘你哪还有命在?娘不指望着你对娘多好,可不能因为你屋里一颗老鼠屎就耽误了你弟弟妹妹吧?”

花长念跪在地上抬头看他爹:“爹,云儿也是花家的孙女啊,小孩子多教教便好,爹,爹,儿子舍不得啊…”

花老头一脸为难,侧脸瞧李氏,见她不为所动,再瞧瞧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花云,犯难道:“老大啊,她这幅模样,谁能养着一辈子啊,不如…”

花长念灰了心。

“我养!”平日里大气不敢出的万氏突然大声叫道:“我的闺女我养着,不管她啥模样,我养她一辈子!”

“说的好!”李氏嘴角挂着冰:“这可是你说的,花家可不养贼。”说完顿了顿冰冷的目光一一扫过花长念一房的人,看也不看花老头,径直问花长念。

“老大,花云敢偷到长辈的头上,花家是不能留她了。你要是乖乖的把她赶出去,咱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要是不愿,我也不强求,可做错事就得有个惩罚,你说呢?”

万氏哭着扯花长念袖子。

花长念求救的看向花老头,花老头却移开了脸。

花长念眼里瞬间黯淡,回头看了眼孩子,花云不知生死,三个孩子紧张看着自己,手底下死死扯着花云身上的破衣裳。花长念更是心酸,妻子更是恐惧的嘴唇哆嗦,眼里的泪掉了又掉。

“爹,娘,不管云儿如何,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弃她于不顾。”

把个心智不足不能自理的孩子赶出去,还是个人吗?

李氏冷笑:“花家也不是冷心冷肺的,你要留,我和你爹也不能说啥,总归是你们自己的孩子。可她偷窃不能不罚,这样吧,既然她总嚷着整天吃不饱,是我这个当祖母的亏待了你们。以后你们大房每日的伙食自己想法子吧,上房再不插手,吃歹也别来求,吃好爹娘也不沾你们的光。”

李氏说完这话,另三个媳妇就明白了婆婆的打算。这话里意思,以后大房吃喝要自己张罗了,别想占用公里的,可这家里该干的事还得干。不由纷纷对视得意的笑,大房六口人省下不少吃喝呢。

花长念和万氏心里悲哀,自己张罗吃喝,说的容易,这么些年来,所得从来交公,他们哪里来的银钱粮食?

花雨伏在姐姐身上,人小气大,听了李氏的话气得身子直抖,尖尖的童音猛的爆发,直钻人耳朵。

“你们啥也不给,娘过年绣个帕子挣了五十文还不都给了祖母?爹打的短工钱不也给了祖母?我哥套的兔子还被二叔们拿去下酒了呢。要我们自己吃喝,还不是要饿死我们?呸!”

花雨不知随了谁,一点儿也不像温吞老实嘴舌笨拙的爹娘,仗着年纪小,什么话都敢说,说话又快,像个小炮仗。

大哥花雷和幼弟花冰虽没说话,但两张脸却是怒气冲冲,默默声讨。

三人不看李氏,只瞪着花老头。

花老头莫名心虚,咳了声。

“大哥大嫂好教养,咱娘说话,花雨一个小丫头片子跳出来也敢反驳。瞧瞧花雷花冰,这是要吃人呢?怪不得花云这个傻子能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儿呢,看大房这几个孩子,不出奇。这哪把爹娘放在眼里呀。”

李氏的脸阴了又阴,说话的张氏得意一笑。

吃人?地上的花云只觉得这两个字莫名吸引人,牙床痒的不行,好像牙齿都要争前恐后的朝外钻。

“这么出息的孩子我和你爹可不敢教。”李氏淡淡说道:“以后你们私活挣来的钱不用上交,自己留着用。但必须把家里的事儿做完才行。”

李氏一边说一边盘算,按照往年情形,把家里的活都做完也没得空余。万氏也只是猫冬的时候才能绣个帕子,卖不了几个钱。花长念一年也只得打几次短工,更得不了几个钱。公里亏不了。

李氏只想自己吃不了亏,却全然没想到花长念一家怎么活。

“爹,娘,这让我们怎么活啊?我们哪里有挣钱的门路啊…”

花长光嗤了声:“花雷不是会套兔子吗?一天一只,可比我们过的好多了去了。”

花雷气得想扑过去,一天一只?自己去年一年才得了三只?还全被他们拿去下了酒,大房连兔子毛都没得。

被花雨拉住,低声道:“大哥,你还看不出来?他们是要逼死咱。你觉得咱能要出啥来?”

花雷胸脯起伏:“不管要不要出来,你姐咱得保住了。”

小小的花冰不住点头:“姐,要姐。”

任凭花长念和万氏如何哀求,李氏只不松口,花老头这耳根软的哪指望的上?

等花云终于按下汹涌的牙床时,她已经被人搬回了破烂的屋里。

“爹,娘,你们别担心,人还能被饿死了?我这就去挖野菜。”

万氏扯了扯嘴角,粗糙的手摸过花雨的小脸:“先烧水,给你姐擦把脸。”

花云只闭眼听着,心里很是莫名其妙,自己到底到了哪儿?竟然没摔死?可是这姐啊娘的,又是怎么回事?

花长念,花家长子,娶妻万氏,儿女各两对,大儿花雷,二女花云,三女花雨,四儿花冰。花长念下还有四个弟弟,花长光、花长宗、花长耀、花长祖,一个幼妹花长芳。四个弟弟都成了亲孩子一堆,只有花长芳还未出嫁,正在说亲事。

花云心道,是巧合吗?竟然同名。将分析来的情报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唯恐忘了。不过忘了也不怕,花雨那个小丫头已经又从头开始讲了。

也不知花长念和万氏想的什么法子,大房虽不再去上房吃饭,到底没饿着。只是顿顿稀得照得出影子的清水粥和各种开水煮没放盐的野菜,吃得花云一脸菜色。虽然在末世绿色青菜是稀罕物,甚至比肉稀罕,但此时的花云一半丧尸属性,她听得到灵魂每日叫嚣:肉!肉!肉!

花云坐在破烂小板凳上,自以为忧郁别人看着却是傻气的望天,肉,肉,肉在哪儿?咧了咧嘴,幸好是肉不是血。

花雷轻轻走过来,柔声道:“大妹,想啥呢?”

花云把脸朝向他:“饿…”

花雷难看的笑了笑,自责自己当大哥的竟让亲妹妹吃不饱,抬头看天,离着吃午饭还早,跟妹妹说说话转移一下也好:“大妹,叫哥,哥,哥,哥…”

花云当初开口那一声“娘”,让大房几日陷入狂喜之中,如万氏,哪怕回禀了公婆只惹来李氏一顿骂,也独自乐呵,连四个弟妹把家务全推到她身上,都没能生气,当然,她也是多年下来早已习惯了。

只是花云之后便没再说过别的,花长念早晚对着她喊爹都没让她赏脸学一声。

除了腹中饥饿不想浪费力气,她一个大龄女青年不好意思开口外,还有一层鄙夷在里头。

她把大房的处境摸得七七八八,身为末世猎杀第一大队大队长,在那个强者才能存活的时代也算得上有些名气,手底下哪个不是强悍坚韧以一敌十敌百之人?并且,为了人类的生存繁衍,人类联盟对儿童的保护可谓重中之重,不管多艰难的情况,优先保护照顾儿童。所以对着这个一家之主的花长念,只瞧几个孩子的一脸菜色,花云便失了兴致和他周旋。

饶是如此,花长念毫不气馁,早起晚睡定时定点喊“爹”。

花云对另一男人花雷也高看不到哪里去,但念及他还未成年,看着比他老子有担当的多,对他倒是赏了几分脸。听他让自己喊哥,花云嘴皮子一动。

“肉…”

花云一愣,这“哥”是怎么拐到“肉”上去的?

花雷艰难扯了扯嘴角,挤了个笑比哭还难看。

花云不禁有几分自责,从花雨小丫头嘴里她得知,哪怕是过年,大房几个孩子也未必能吃上一口肉。

花雷摸了摸花云枯燥的一头乱草,又摸了摸,再摸了摸,咬牙跺脚:“哥带你套兔子去。反正祖母说咱家自己开灶,不信他们还敢来抢。”

听得兔子,花云一瞬间想起她那世界的兔子,比人还要大上一圈,战斗力不强,要是以前的自己,挥一挥手倒下一大片。虽然肉不好吃,但,能吃!

“走。”花雷跑到鸡圈跟万氏说了声,又跑回来,取下挂在墙头的麻绳,牵着花云从后门出来。

花家房子不算少。正房宽敞敞亮五间大瓦房,中间一间待客兼吃饭,一头住着花老头夫妻和花长芳,另一头两间给了五儿子花长祖夫妻。左右各六间厢房,东边住了二儿子花长光三儿子花长宗两家,一家三间。西边住了四儿子花长耀三间。另三间做了厨房和仓房。

大儿子花长念却是带着一家人窝在后院靠墙三间又矮又窄的小房子里。一般这地段都是当杂物房使用,毕竟前面是菜地,左右是鸡舍猪圈,茅房也在跟前,天一热,谁受得了那味儿?

可花长念这个长子被李氏拉着说了一通家里人多住不下,弟弟们小孩子多,你是大哥多担当之类,便带着妻儿搬了过来。饶是如此,三间房也只住了两间,那一间真放了农具麻袋等杂物。

花云心里叹气,自己看得清楚,从自己醒来后,大房一家子除了做饭基本上不到前头去,多数时间都在后院呆着。一家人的事情可归纳为几点:伺候人,伺候鸡,伺候猪,伺候地。比如万氏,到前头做了早饭回后头忙了大房的吃喝,就是喂鸡喂猪扫鸡舍给菜地除草施肥。方才,她正在扫鸡舍,嘱咐了花雷照顾好花云,又低下了头。

花云看了后门外靠墙边的土粪堆一眼,花雨说这是沤肥,人粪猪粪鸡屎混上土,别说,这肯定也是大房的活计,花云想,难道这小小的后门就是为了这粪堆设的?

天气暖和,大房靠着这“风水宝地”,早屋里屋外异味绵绵,但没人说啥,这家人都习惯了,至于花云,更不会在意,再臭能有丧尸的腐烂气息让人难受?

她现在只关心,究竟怎样才能吃上肉。她有感觉,再不吃肉,自己就要死机了。

花家后头并无人家,一大片野地,各种野菜争相生长绿野茫茫。花雨正带着花冰挖野菜,一边嘴里念叨“多挖点儿,姐吃不饱”,一抬头:“哥,姐,你们干啥去?”

花雷举了举手里的绳子:“去山上套兔子。”

花雨眼睛亮了亮:“我们也去。”

“你们去干吗?老实挖野菜,不然今天吃啥?”

花冰眼珠子滴溜溜转:“山那边野菜更多,还有野果。”

花雨嘟着嘴:“反正家里也没啥事儿。爹出去帮工,娘做饭,我们帮不上什么忙,跟着去省得跟花香儿吵起来。”说完朝院里喊了声,传来万氏的嘱咐,花雨花冰也跟了上来。

花云知道花香儿,是二房的女儿,比自己小,据花雨说是个一肚子坏水的,深刻怀疑花云这此被打就是被她招来的。花云虽然没见过花香儿,可架不住天天见花雨在前院吵翻天再回来跟她显摆又怎么骂的花香儿说不出话。

其实,花云是奇怪的。俗话说种豆得豆,种瓜得瓜。花长念和万氏一看就是被人骑到头上还怕人摔着的胆小懦弱的性子,怎么生的孩子都是有脾性的?花雨天天跟个炮仗似的逮谁崩谁,花雷没那么火爆却也不是会让步的,还有小花冰,尽管才六岁,可眼里也透着一股凶劲儿。不看模样只看性子,哪是那对老实夫妻能生出来的?

很快,花云就知道了原因。他们被一群熊孩子堵了。

花云对孩子还是挺能容忍的,前提是他们没有叫着嚷着嬉笑着骂自己“傻子、呆子、笨猪”之类的。

花云气归气,倒没想怎么样,小孩子嘛,除了口舌之快,还能做什么?可她想差了,熊孩子不止动口还动手。

一颗两颗三颗小石子往她身上砸。花云皱着眉头,躲开了。

带头一个黑小子吸溜着鼻涕,指着她的鼻子尖儿:“笨猪,傻子,你敢躲?”

花云眼睛一凛,她瞧得分明,方才有块石子是往自己头上招呼的,正是这黑小子砸的。

“欠收拾!”花雨尖叫一声,手里不知何时也握了小石头,往黑小子砸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是花雷,一块接一块往对面砸。

花冰小,胳膊没力气,从衣服兜里捧了小石头出来给哥姐供军火。

花云便有了猜测,这种事情肯定经常发生,不然三人怎么随身带着小石头,分明是随时准备好了还击啊。想着不由感动,以前的花云虽然心智不全,却幸运的拥有三个好手足,把她当宝贝一样护着。还有那天听到的,三人顶着上房的压力极力护她的事。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三人性子没有爹娘懦弱的原因吧?因为他们要随时跳出来护着花云,不尖利不强硬又怎行?

半个丧尸来种田相关资讯

半个丧尸来种田试读章节







热门

  • 第57章 泼脏水

    简介: Z市民华私人医院“你真的拍到了?”姚嘉慧穿着病服,对助理余小勇道:“给我看看?”余小勇拿出手机给她。姚嘉慧看到梁浅出入豪宅、上了豪车的照片,脸上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好,很好,联系黄有光记者,他最喜欢这些料了,人气舞蹈综艺选手傍富豪、操控网姚嘉慧看到梁浅出入豪宅、上了豪车的照片,脸上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好,很好,联系黄有光记者,他最喜欢这些料了,人气舞蹈综艺选手傍富豪、操控网络选票,后台殴打竞争对手,导致对方住院!”。

    毛馨宁03-01 连载

  • 风止于旧林

    简介: 裴池是谁?传闻是京城裴家私生子,是裴家最不得宠的二少,性格冷傲,拒人千里,为人所厌恶。凌故是谁?这个我明白,是京城凌家唯一的公主,文才兼具,知书达理,柔和娇俏。是全网初恋、是国民女儿。就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却偏走到了一起……*某次记者发布最新会。记者:凌小姐,您前程如此美好的,因为未来一片美好的之势,为何会与裴二少这样……一身黑的人在一起?凌故抬起头望着裴池:你……一身黑?裴池不掩藏:是。记者:凌小姐这是不不知情,被骗?凌故思索:倒是是。全网一片哗然之时,凌故再张口:“被骗我也心甘情愿啊。当然我对他始自颜值、沦于颜--凌故。

    沽元希04-06 连载

  • 系统重生之神医商女

    简介: 【我的推荐新书《男团大佬们非爷们》】她是养母弃之如敝屣的拖油瓶,亦是亲戚眼里懦弱的废物。她是商界的旷世奇才,跨国公司的幕后老板,覆手翻云,擎天架海。她是国手鬼医的传人,妙手回春。异能界的至尊王者、翡翠赌石界翡翠女王、身份成谜的公子……她,身份成迷。下回分解她身份神秘面纱时,如何翻天覆地。前生,她的日子过的如履薄冰,却被人活活打死被毒死。今世,沈影最终决定追随者自己的心,随心所欲,肆意妄为。欠她的全部要还!通通别想跑!

    姜杨行言05-03 完本

  • 重生八零找老公

    简介: 林晓冬复活了。上辈子她是个乖乖的女,服从家里的安排好,到了年纪,就娶了家里安排好的人家,靠着婆家的关系,给大嫂安排好进了城里。但是不平等的婚姻注定一生是不幸福和快乐的。始终到忍无可忍离了婚。林晓冬才算真正的就过日子。再后来林晓冬遇上了好老公。把她又宠回了小时候的样子。复活回去,林晓冬再也没有不想按照家里人安排好的婚姻了。她要找到了自己的丈夫。接着再次被宠宠宠!但是谁能说她,她本来魅力无穷的丈夫,为什么现在的是个四处惹是生非的二流子?并且居然还敢对别的姑娘吹口哨。林晓冬气的拿起洗衣服的棒槌,追了他半个村子。

    沫沫渔生04-05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