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之北望

分类:军事小说 最新章节: 厓山劫——① 更新:2021-06-06 21:10:26

编辑:渐渐春风老
点评:

宋之北望情节预览

  “好壮观!”我暗暗赞叹道,握了握手中的钢刀。

  “我们会回来的!”已经知道历史的我却说出了这样的话,也许是安慰他,更多是安慰自我罢了。

  前言历史是残酷的,宋朝最后的天子并非暴虐的无道昏君,他只是一名儿童,却要承担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希望,自幼跟随南宋残军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涯。而他身边这群大臣也是兢兢业业、忠于职守,心中惟有报国的决心。历史却将最后的重担放在了这群君臣的肩上,亡国的责任实在不该怪罪于他们。在不少人的眼中,宋朝军民长期的抵抗与战败后的投海行为成为了“不识时务”“愚蠢”之举。但我想,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天地间的浩然正气与中华民族那永不屈服的精神,伟大先人们不畏强敌、与国家生死与共的英勇气概是不会因王朝的覆灭而黯淡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当个人的安危与国家命运紧密相关时,从天子到百姓,不愿屈服的这些男人坚守着支撑自己多年的信念,坚守着他们的世界。七百年如一瞬而已,波澜壮阔的古战场,而今已经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中,曾经的沧海桑田,号角连天,今只剩下默默奔涌的大海,用涛声一遍遍的讲述着中华儿女永不泯灭的斗争史!散过千年的风,吹拂在碧波荡漾的海面,诉说着千百年沧桑的历史,宛如一幅画卷,悠悠的展现在人们眼前。从永不停息的涛声中,我们仿佛又能领略到发生在千年之前波澜壮阔的战斗。柔和的阳光笼罩在大宋最后的落脚地,远处就能看见蒙古铁骑奔腾,如黑色的乌云,横扫过整个华夏大地。保家卫国,守土抗战的宋军,已经几乎乏力,但却还要和在马背上已经厮杀了近一个世纪的蒙古大军进行对抗,他们将在这里展开一场血雨腥风的大决战。“喂!鞑子就快来了!你睡死了,鞑子也会把你头砍下来充公的!”陌生的呼号,略带愤怒,在我耳边响起。睁开眼,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硝烟,还有,陌生的阳光。“这是哪?发生什么了?”“你又是谁?”我睁开眼,试图获取一些信息,深吸一口气,南方鱼米之乡特有的湿润气息扑入我的鼻端,但伴随着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真美”我心想,站了起来,“嚯!”我盯着似曾相识的身体,上面却有着甲胄,“抓紧修复城墙!这可是我们在陆地上最后的地方了!”那个男人喊道,并未理睬,一队队士兵神色匆匆的走过,四周一望,身边黑边白底绣着宋字的金黄色的图腾旗竖立在城墙之上,一条条金龙又一次盘旋了起来,带着大宋所独有的孤傲,“你干什么呢!赶紧拿起刀,没看到鞑子快来了么!”那个男人又一次对我吼到,这是我第一次观察他,头盔没了,全身的甲胄似乎已经被鲜血泡了一次又一次,他的年龄似乎不大,一双虎目中却透着与年龄不相仿的精明,眼神里射出的火焰使我不敢与其对视,“你叫什么!”“我,我叫李洹”我颤巍巍的说出一个连我也不知道的名字,“给!”他丢过来一把钢刀,“啊!”“哐当!”我没有接住,倒退了两步,“哼,废物!”他转身走了几步,回头不屑的冷笑,“我!我不该在这里的!”我嘟囔了一声,“那你本该在哪里?在沦陷区给鞑子为奴为婢,看着鞑子**掳掠!?在沦陷区任鞑子肆意宰杀,看着族人悲痛哀嚎!?还是,在轮陷区从军于鞑子反而来屠杀自己的族人,建功立业呢!?”他怒火似乎被点燃了,每说一句,就向我逼近一步,话说完,他已经站在我的跟前,俯视着我,充满了不屑,“不,都不是,我说了你也不懂!”我低下了头,捡起了钢刀,“不管懂与不懂,面对蒙古鞑子的那一刻,作为汉家儿郎的你,就要在这!守卫每一寸我大宋的领土,保护每一个我大宋的子民!”“这本都与我无关!我,不该,在这里!”“刷”我如小鸡一样被拎了起来,“啪!”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看着我!”他瞳孔里每一寸似乎都塞满了怒火,“难道你要等我大宋亡也亡了!民族绝也绝了!你才会说一切都与你有关,你该在这里吗!?”他几乎怒吼了出来,虎目圆睁,眼里似乎要喷出火焰,周围熙熙攘攘路过的士兵都静悄悄的看着这里。阳光毒辣了起来,远处奔腾的铁骑,轮廓愈加明显了起来。草原上特有的呼和之声,响彻在了残破的江南。“是,我该在这里,对于李洹来说,是的!”男人盯了一会李洹,转头喊道。“从今天起,要是有一个胆小畏死者,斩!”那个男人对周围的士兵吼道,“散了吧!”士兵们一哄而散。“我姓岳,名破虏,若以后有表字,那就叫灭夷!”说罢转头离开。“兄弟,你没事吧,我叫徐文,是山东人!”一个胖嘟嘟的山东兵关切的问我,伸出了他的右手,将我拉起来,我望着这张胖嘟嘟的黑脸庞,说不出的憨厚,本不热的天他却出了一身的汗,他伸出手拍拍我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弯腰捡起一条破破烂烂的长矛,擦了一把汗对我说“你或许真的不该在战场。”“我们,一起走吧,或许安全点,再叫上岳破虏,如果,广州城破了……”我不敢再说下去。他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只是点了点头,明白了我的意思,我看着亮晶晶的汗顺着他的下巴,滴到了地上,他顺势指了指远处。我放眼望去,元庭的大旗可以望见了,好似狰狞的望着这里,时间不多了,就连鸟儿也知道这里要爆发一场恶战,远远的避开,飞远了。我又能否避开呢,呵呵。我抽出了钢刀,这把不知主人的钢刀,经历了几场血战,竟还没有卷刃,我心中暗自高兴,第一次上了古战场,好奇胜过了一切,但充满了迷惘,在这祥兴年间,大宋就要覆亡,承载着中华三百岁国运的宋王朝就要在厓山结束她悲壮的一生“我要跟着陪葬么?”我在心里问道,盯着远处的那个人影。经过一个时辰的策马扬鞭,蒙古与新附军终于赶到了。优秀的蒙古马一声不吭,双目圆睁,似乎已经预知了大战又将来临,自己也会又一次建功立业。“来了,来了!”“鞑子来了!”城头上的宋军有的已经慌了神,“闭嘴!准备迎敌,小心提防流矢!”岳破虏不耐烦地吼道。不多时,“呜~”蒙古大军特有的沉重的号角响起来了,万余人大军浩浩荡荡涌来,没有一丝慌乱,队列整齐。黑压压的一片,没有想到,新附军才过了这么几天就已经变化这么大。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广州城,竟是如此破败,城头的宋军更是战力寥寥,有的是宋军更是已经吓的站不住了,躲在墙垛后大喘气。相比起许久之前的襄阳,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嗖嗖嗖!”箭只破空飞来,我冒着头,小心看了看,没想到,那竟是一张张汉人的面孔!却闪烁着莫名的贪婪,敌视着我们。“迎敌!”岳破虏嘶声吼道,“杀!”一个个攻城梯飞窜到了城墙下,我惊恐的望着一个个云梯搭了上来,却没有胆量站起来把云梯推翻,雨点一般的流矢向城头飞来,我抱头鼠窜,急忙躲在城垛之后,“哐当!”云梯搭了上来,砸到了城头上,新附军正如蚂蚁一样努力向上爬,因为上去那就意味着财富!他们面对着同胞,仅仅是挥刀,再挥刀,他们不过是自己享受荣华富贵的绊脚石,踢开就可以。“放!”宋军终于开始反击,箭飘飘悠悠地射了下去,实在不敢恭维他的准头,似乎风一吹,它们就会飘走。石头也勉勉强强开始砸了下去,但大多数石头没有击中敌人,而是落到了城墙下。我呆呆的望着这一切,一无所措。“用力砸呀!鞑子兵要上来了!”徐文举起一块不小的石头,奋力挥了下去,战争,就在我眼前,我揉了揉眼,鲜血,尸体,就在我眼前。“呕!”我不禁开始干呕。“都是这样,以后就好了!”山东兵拍了拍我的背,小声的安慰道。天旋地转,大地似乎在颤抖,我顺着城垛缓缓地滑倒,大口喘着粗气。“噗呲”“额,啊!”箭射穿盔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热血洒到了我的脸庞,我猛地一抬头,身边的战友直挺挺的摔到我面前,我一哆嗦,“咚!”尸体倒在了地上,眉心正中一只箭,双眼透着不甘,双手还捏着刀。我很想帮他闭上眼,让他再不用担心国破家亡,我颤抖着伸出了手,突然一双手搭在我的后背“啊!”我惊叫一声,“喊什么喊!别丢脸了,多杀几个鞑子!”那个背影又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一刀砍翻了一个新附军。“冲啊!南人的金银财宝在等着我们呢!”实打实的几个蒙古人从我身后杀了上来,声音越来越近,我几乎能想象到,满脸猥琐的笑容,仿佛手里已经拿着万两的金银,“哐当,哐当”军靴落地声,盔甲撞击声似乎都一样,我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是好几个人,我转头望去,肌肉壮硕,如铁塔一样高大威风,不愧是真正的蒙古精锐,刀都闪闪发光,“杀南蛮!”震天的吼声出奇的一致,周围的宋军惊恐的看着他们,如同绵羊望见了恶狼。“嗖”来自宋军的箭破空之声响起,“射死他!”宋军士兵惊恐地高喊道,我恨恨的盯着鞑子,似乎已经看到了他被利箭射穿,倒在地上痛苦的嘶吼,没想到只听到了沉重的撞击声,蒙古兵还如铁塔一般屹立不动,“南蛮子的箭不行,哈哈哈!”嘲笑声震耳欲聋,那个宋兵一脸愕然,随即愤恨,试图再弯弓射箭,一只来自蒙古的利箭直直的射了过去,下一秒,他已经捂着脖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眼含不甘,生命的光彩从他眼中散去,瞳孔中只剩下了灰蒙蒙的天空,望着北方。下一秒,那如死神的眼神射向了我,我不禁打了个寒噤,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冷汗窜起,我僵住了,“哈哈,看,那宋狗吓傻了!连刀都不会握了!”“饶你一条狗命,走!”那几个凶神恶煞的蒙古兵又冲向了宋军战阵。他们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劈翻了几个民兵,冲向了几个禁军。“看刀!”蒙古人一刀砍去,紧随其后的几个蒙古人纷纷杀去,“鞑狗来了!”衣甲鲜明的禁军喊道,“挡住他们!”一个宋军握着刀,指骨都已发白,胳膊略有颤抖,透露着与他的衣甲完全不相称的恐慌,“嗬!”“呀嗬!”他的瞳孔散开了,一瞬间,战斗就结束了,刀光一闪,禁军几乎被劈成了两半,鲜血如喷泉一样,撒了出来,染红了城头,剩下的禁军都傻了一样,很快就如剁菜一样砍翻了这一组宋军。“杀南狗,擒卫王,灭残宋!”战场上这样的叫喊声渐渐多了起来,起初只有几个人在喊,渐渐地,新附军全部开始呐喊了起来,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十足,脸上露着几近疯狂的神情,整个战场上,汉人口中喊出的灭宋口号高过了一切声音,他们挥舞着大刀砍向了几个月前曾还是战友的宋军,宋军的斗志被震慑掉了大半,几乎不敢反抗。蒙古本部兵马不急不慢的优哉游哉的来到城下,“汉狗杀上去了,不错,很卖力。”一个蒙古兵戏谑的说道,“呵呵,汉狗互相厮杀,省劲不少呢,一到广州城里,哈哈!”蒙古士兵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但为家国,一死而已,汉家儿郎们,杀!”,中气十足的吼声传来。“杀!”岳破虏拿着朴刀,如敲西瓜一样砸开了一个新附军的头,再如旋风一样冲向防线的缺漏。宋军也红了眼,排成整齐的队列义无反顾的冲过去,有刀的用刀,没有刀的用拳头,脑袋,牙等等,与北元的人,战斗到底!我们再不能后退,后面就是我们的亲人!后面,是我们大宋最后的希望!尽管我们从淮北,退到了长江南岸,从长江南岸退到了临安,又从临安逃到了泉州,又到了广州,一败再败,一退再退,万里江山,就这样一步步亲眼望着丢给了鞑子,大地似乎在哭泣,心里如在滴血!如果再败……宋军士兵不敢想象下去了。“呼!”我强迫呼吸平静下来,尽管肠胃在翻江倒海,但我重新捡起了战刀,因为我知道,今天,不管来自哪里,是个汉人,就要有守土卫国之职责!“但为家国,一死而已!”我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一只箭在我耳边擦过,破空之声令我有些晕,但我不再犹豫,不再惶恐!目标——鞑子!当热血被点燃的时候,弱小的人,也会迸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杀鞑子!”我用尽力气怒吼一声,冲向了那几个元兵,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为什么后面的南狗突然爆发,我便用力把钢刀一甩,正对着蒙古领头者的后背飞去,“噗呲!”钢刀没入他的后背,“额!”背后,莫名的痛感传来,他感到身体的能量迅速离他而去,愕然回首,他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岳破虏用大刀一挥,他的头瞬间飞了,咕噜咕噜打着旋,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诉说这不可思议。吓破了胆的汉狗,怎生得如此勇力?他最后残存的意识想到。“杀!”在震天的喊声中,新附军被迫后撤。保家卫国的信念终于战胜了急于入侵的贪念。幸存的宋军‘铛’的一声扔下了手中的武器,也不顾城头上流淌着的血渍,直接或躺或坐或靠,沾满血迹的衣袖擦着脸上的血污,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鲜血积满了城墙,如小河一样,宋军新附军的尸体交错重叠,武器散乱,个个如有深仇大恨一般,有的尸体甚至掰也掰不开,“他们可都是汉人啊!”我痛心的想着,抬头望了一眼,箭只凌乱的插在城头上,残破的城墙不知是否还能支撑起我们胜利的希望呢?“鞑子退了,呼。”有的宋兵喘着粗气叫了几声,“高兴什么,看看地上有几个蒙古人!还不赶紧组织防御!把百姓撤离!”岳破虏一脸阴沉,扫视着他们。死去的人会感到一种解脱,活下来的人,却要不得不面对着未来更困难的局面。许久不晴的天,迎来了太阳,海鸟远远地绕飞着,不敢靠近,顺着阳光,似乎能看见元军正在密集的调动。“回回炮!”我心头一沉,一尊尊钢铁怪兽闪烁着寒光,高昂的炮口似乎正耀武扬威的炫耀着,“鞑子的炮!当年把吕文焕吓傻了的炮!没用了!”一个老兵喊了起来,几近歇斯底里。“刷!”一个充满绝望神情的头颅飞下了城头,尸体摇晃着倒了下去。“乱军心者,杀无赦!”岳破虏阴沉着脸,吼道。“通通~”呼啸之声响起,漫天的炮弹不要钱一样的砸过来,蒙古大军,静静地戏谑似的望着广州城。“当年吕文焕被几炮就被吓傻了,真想不到阿拉伯来的炮这么厉害呢!”“是啊,早用些时日就好了,要是早用些时日的话,就不用等那么久了。”“南朝真的富啊!”“是啊,进城可要好好地搜搜!”“哈哈哈!”如此轻松地对话在战阵中比比皆是。因为炮弹已经顺从着蒙古人的意志毫不留情的冲向了那血洗的广州城头。我不信你的广州城,比襄阳还要坚固!蒙古兵如是想到。死神在这一刻,张开了他幽暗的翅膀,人命,在这一刻,根本不值钱。“快跑啊!”慌乱的士卒大叫到“轰隆!”炮弹与城墙亲密接触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死亡人体的碎片,城墙的残块混合在了一起,刮起了一股血雨,让我懂得了真正的“血雨腥风”是什么意思。“啪!”一块石头砸中我的头盔,我吓得趴下,紧紧依靠着城垛。“啊!救,救救我!”一个宋军下肢已经不见了踪影,血红的上半身在废墟中挣扎,布满灰尘的脸庞因痛苦而扭曲,手用刀不停地在废墟上扒拉着,“坚持住!”我一横心就要冲过去,“趴下!”一个老兵扑到了我,我被强行按到了地上,紧接着,呼啸声又一次降临,我凝望着那个宋兵,他也看着我,惨白的脸庞用力挤了个笑容,然后用力把刀刺入胸膛,脸因痛苦而短暂的扭曲,随后是安然如睡。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我的泪水滑了下来,又一条生命就这样逝去,“喂,抓紧跑吧,蒙古鞑子要上来了!”这个宋兵急急忙忙下了城。这一刻,活着竟成了一种奢望,一种遥不可及的追求,我想,哪怕做一株小草,也好……“杀南狗,擒卫王,灭残宋!”响亮的口号又一次回响,整齐划一,响彻在广州城的上空。鞑子兵欣赏着回回炮造成的杀伤,列队,开城门,准备屠城,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我茫然地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脸庞涌上来,手脚冰凉,“我要去哪里?”我有疑问,“快跑!”岳破虏冲过来一把拽住我掉头就跑,鲜血如小溪一样流淌在他的铁甲上,全身只有一双眼睛是干净明亮的,还有灵魂的,望着那双眼睛,心里竟有了安全感。“城上还有弟兄们呢!”我说道,挣扎着,“不管了了!快撤!”他疾步如飞,拉着我在慌乱地人群中穿梭,我心生感激,“去哪里?”“我们去厓山和朝廷汇合!”他平静的说。“厓山!”我的大脑轰的一声,三百年的大宋王朝到了今天,几乎气数已经,掰着手指头,都能算出来还有多少日子。我踉踉跄跄地跟着他,挤入汹涌的逃难人潮,哭声,吼声,交错在一起,构成了最凄惨的画卷,我们步入已经可以预料的人生尽头,那个王朝的日暮,我们迎着残阳,奢望着一个安宁的明天。我们奔走,只是为了能找一个安身之所……“喂!快来,小兄弟!”那个熟悉的胖胖的脸庞对我们招着手我们快步挤过去,“这有条近路,指导厓山,我们赶紧走,蒙古鞑子要来了!”他拉住我们俩,离开了逃难人潮,渐渐离开了大路。再回首,日暮下,夕阳映红了残破不堪的广州城,女墙上的旗杆被砍断,黑边白底绣着宋字的金龙旗仿佛再也支撑不起无数华夏族人的荣光与梦想,从墙头上跌落……

  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看着逃难的人群,心里不胜感慨,默默地想到这些大宋最后的臣民,将会在几十天之后与整个宋王朝沉入碧波荡漾的大海,他们却一言不发,没有人后悔,没有人逃跑,最低层的受压迫的人民,却成了大宋最后的依靠。

  “你说,我们还能回来么?”跟在我身后的岳破虏用沙哑的嗓音这样问我,他的眼里充满了落寞。

  我们抓紧离开了,又一次望着旌旗招展的大宋水师,千余艘战船首尾相连,迎着落日,铺展在整个洋面上。浩浩荡荡,人们心中不禁也安定了下来。

  拥挤的人群正在赶赴一艘艘宋军的大船,回头遥望广州城,已是几乎看不到了,但每当回首,总是心有余悸,似乎元军就在身后,“没想到我们败得如此之快!”突兀的声音我旁边响起道,我不禁摇了摇头,行走了一天,我们又一次筋疲力尽,但好在终于赶到了战舰集结的地方,我似乎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摇摇晃晃几欲摔倒。无数的宋军也如我们一样,疲惫不堪,但当他们看到了帝舟上的龙旗迎风招展的时候,他们由衷地笑了。至少皇帝还在和他们一起,至少,这里还有他们的根,大宋。

  自从走上小路,已经接连走了好久好久,我似乎可以感到双腿在不停地打着颤,岳破虏咬着牙背着他的大刀,那个山东兵则不停地擦着似乎流不完的汗水,我们人困马乏,不得已在附近的灌木睡了一觉。

  我想,这是真正的民族气节吧!我呆呆的望着蔚蓝的天空,“真美!”口中只有了感叹。

  “呼啦!”火爆声突然传入人耳,一座简陋的行宫静静地忍受着大火的炙烤。衣甲整齐的一列宋军举着火把,漠视着眼前的一切。“抓紧时间,烧完快走!”那人催促道。

  当带着咸味的海风拂过我的脸庞,我一下清醒了过来,一切的一切如梦一样,“我在哪里?”我不禁又一次问道,当我不止一次确认这不是梦的时候,我几乎要哭了出来,“喝点水,我们马上与朝廷汇合!厓山不远了!”岳破虏不由分说的下达了命令,我苦着脸,默默地喝着没有煮沸的凉水,真的有一丝甜,在我舌尖蔓延,我不禁闭上了眼,这股凉意传遍了全身,我瞬间感觉平静了下来。仔细看看岳破虏那满是血污的脸庞已经几乎办结,却没有空去擦,只有匆匆抹一把,我不禁笑了起来,“笑什么笑,你不也是!”他嘟囔道,“出发喽!”徐文收拾起来找到的碗,背在背后,我们向着厓山,进发!

宋之北望试读章节







热门

  • 倘若终爱不渝

    简介: “松绑我!唔……”为救腹中的孩子,她装作自杀身亡,消失了在他的世界,从这以后,她成了他的禁忌。谁知四年的再度相遇,他淡漠,他无情地,他恨她入骨……却他再度爱这个女人“上”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月明中03-15 连载中

  • 极品伪君子

    简介: 败家子李不群意外重回1838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厮混于上层社会,他凭借太超前的才华和卑鄙的手段,成了大不列颠最受评论交流的极品君子,他洒脱轻松自如的忽悠新旧贵族集团,左右逢源,好运连声,最后名利双收,尽享齐人之福。  高富帅都让他灭了,白富美都让他泡了作为败家富二代的花花公子,自然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炫富机会,他开着自己的看家之宝——圣汐豪华游艇,带着几个绿茶婊在海上狂欢。。

    前进达瓦里希05-19 完结

  • 王妃,我不稀罕!

    简介:

    濯泠05-26 连载中

  • 秦种

    简介: 他是二千多年前,始皇帝赢政后代中的一支,先秦方士预言未来中最高贵的的皇魂者;千百年的耐心的等待,族群的祈望,己身化血融肉,为大夏霸业重续短路故障。本应魂飞魄散的下场,真正的解脱中得意忘形下,却被扔到了一个看似享清福,看似更可怕的世界。心中怨气冲天,却严禁不为自己和族人“小钱,什么时候回来的?”赢钱抬头一看,是族中三长老。。

    天上龙虾02-17 连载中